Category Archives: Articles

2018年11月20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杜维明先生获得国学终身成就奖——致谢辞

编者按:(这是第二次推送的修订稿)西历2018年11月18日下午,由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凤凰网、敦和基金会、一点资讯联合主办的“致敬国学:第三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在北京举行颁奖盛典,来自海内外的近400位专家学者和传媒、公益、企业等领域精英集体致敬国学。一代儒宗杜维明先生荣获全球华人国学终身成就奖。以下为杜先生致谢辞全文: 尊敬的各位学术先进,尊敬的学术同仁,朋友们,大家晚上好。 在这个颁奖现场,我感到非常惭愧、恐慌。首先我对国学的研究是很有限的,所能掌握的资源不多,即使是所谓终身,所获得的成就也只是大海中间的一勺水。 可是我很珍惜这样一个机会,我想利用这个机会谈一点自己的心得,一种感受,一种体知于身的,自家体贴出来的东西。正因为目标比较集中,而且讨论的范围,是国学伟大传统中间的一部分,但是即使是这样一部分,即使是这样集中的一点,它的意义也是深刻的,是深远的。 腾讯 https://mp.weixin.qq.com/s/bTkhCuK9DFEBGjYWHwXiFA

Posted in About Tu, Articles, Home, Honors,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2018年11月20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杜维明先生获得国学终身成就奖——致谢辞

2018年11月15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道德的,抑或伦理的?我们如何认识企业精神:“精神人文主义与全球伦理精神”

本次儒商论域共进行了四场主题讨论,主要关注的问题是我们应该如何践行精神人文主义,并把它作为一种商业伦理来进行推广。下文为第一场主题讨论的实况速记整理稿,以飨读者。 主题:“精神人文主义与全球伦理精神” 主持人:柯乐山博士(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副研究员) 圆桌嘉宾:赵东成(韩国仁川大学校长)、樊和平(东南大学人文学院原院长,江苏省社科院副院长)、郭少棠(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姚新中(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原院长)  柯乐山(主持人):我们接下来将进行四场主题讨论。关注我们应该怎样去践行精神人文主义,把它作为一种商业伦理来进行推广。本场(也即第一场)将讨论“精神人文主义与全球伦理精神”。首先发言的是赵东成教授。 赵东成:首先我想谈一谈道德与伦理之间的区别。通常所谓的道德(morality)是针对个人的道德标准;而伦理则更多的是针对一个集体或者商业的道德标准。当然,我们自己有衡量对错的准绳,即个人道德。伦理则在社会层面上“规范”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所以以上问题需要在宽泛的背景之下进行讨论。 我们要搞清楚道德与伦理各自不同的背景。我们现在的背景是什么呢?这里要将企业家精神和儒学相结合来看。我想分辨两件事情,其一是全球背景之下的道德,还有全球化。通常来讲,公司的全球化分为四个阶段,在全球化之前,肯定是国内的发展。第一阶段:公司在国内的发展。第二阶段:国际上的合作。比如说有出口,可能把产品从一个地方运到另一个地方,然后进行营销。第三阶段:跨国合作。通常会涉及到几个不同的国家,这个阶段上公司不是在一个地方进行生产和销售,是在多个地方同时进行,这里还涉及国际的贸易。第四阶段:全球合作,这个情况下,公司一般会在一个地方生产,另一个地方销售。而其总部和行政部门会在另外一个地方。公司在不同的全球化阶段,会有不同的伦理标准,而国与国之间的伦理标准也会产生冲突。 腾讯 https://mp.weixin.qq.com/s/60TMxl9dQwLIsGFEj_dorg

Posted in Articles, Conferences & Workshops, Home,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2018年11月15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道德的,抑或伦理的?我们如何认识企业精神:“精神人文主义与全球伦理精神”

2018年10月12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杜维明:你的“志”、你的意愿决定你之所是

2014年6月5日下午,孟子研究院《孟子文献集成》编务会议在孟子故里山东邹城召开,《孟子文献集成》编纂工作正式启动。著名学者杜维明先生受邀参加孟子国际学术研讨会开幕式,其致辞表达了对亚圣孟子及其所代表的儒家文化精神的敬意。以下为杜维明先生致辞全文。 尊敬的王志民院长、邹城市领导,各位先进: 今天我深感荣幸,能够受邀参加孟子国际学术研讨会开幕式,并承蒙诸位同仁的信任来做一个简短的致辞,表达我对于亚圣孟子及其所代表的儒家文化精神的敬意。邹城是孟子故里,在这里召开国际孟子学研讨会是再恰当不过的。支持孟子学的研究、传播与发展,是当代儒家学者责无旁贷的使命。借此机会,我想首先表达对王志民院长以及邹城市领导的敬意。《论语》里记载孔子至武城,闻弦歌之声而笑。今天,兴文重教之风再现于孔孟乡邦,从中我们也能够展望“文化中国”的未来愿景。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曾两次来到邹城,与邹城一位王轩先生结交。他是退休工人。以个人躬行实践的精神,投身修复亚圣遗址的心愿。几乎每天到附近农家把流失的文物搬回,大至雕像,碑文,小至一片瓦,一块石头都通过游说,请求,甚至自己出资购买方式让它们重归数千年的圣地。我深受感动。1994年接到王轩的邀请函,我立即安排从波士顿飞到北京,买黄牛票坐火车到济南,又乘“黑车”直驱邹城,凌晨5时抵达,8点半作报告。这是第一次参加国内的孟子学术会议。 腾讯 https://mp.weixin.qq.com/s/FmTIalNKJ7qwlU65o71e-w

Posted in Articles, Conferences & Workshops, Home,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2018年10月12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杜维明:你的“志”、你的意愿决定你之所是

2018年9月30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杜维明:“对话文明”如何可能——一种儒家的视角

“对话文明”的形成有赖于“和而不同”的文明间对话的开展。儒家“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恕道”是实现平等互惠的文明对话的出发点。儒家思想不仅在“文化中国”地区发挥作用,也是全人类的普世价值,并且可以与西方启蒙价值互相参照、互相补充。当前人类面临的诸多困境,如文明冲突与环境污染,既要求各大文明内部的自我转化,也在呼唤一种新的人文主义来引领行动。儒家伦理是开放的、灵动的,其“仁”(同情、恻隐、良知)的理念可以使文明对话更加有成效。 我们强调“和”不是要求“同”;“和”的必要条件就是“异”。尊重差异、甚至庆幸差异,才真正能够发展有创造性的“和”。因此,“和”的对立面是“同”。我们不要求我们的观点、意见、方向是所有世界上各种文明都能够认同的。我们是以一个开放的心态来进行各种类型的文明对话。儒家传统是地道的“学习型”文明。儒家从曲阜、东亚走向世界,是“学而时习之”的结果,没有学习也就没有儒家。儒家学习的方式是以对话为主,当然有的时候也有辩难、冲突与批判。对话是一种倾听,也是一种参与;是一种知,也是一种行;是一种沟通,也是一种反省;是尊重他人,也是自尊自重;是广结善缘,也是独立自主。那种单向说教式的、居高临下式的弘法,被接受的可能性不大。“一言堂”不符合儒家既多元开放、又善于“自反”的教学理念。因此儒家伦理是开放的、灵动的,但却坚持大经大法,绝非一种不顾原则与主旨的相对主义。儒家的原则就是紧扣“三达德”:智、仁、勇;“四端”:仁、义、礼、智;乃至从汉代以来就成为中华民族核心价值的“五常”:仁、义、礼、智、信。它所传达的伦理信息是有本有根的,是落实到每一个人、落实到每一个人的心灵之中的。这一原则不是封闭的特殊主义,不是中国自家的,更不是带有侵略性的。 腾讯 https://mp.weixin.qq.com/s/Ox3BKs5ltJzDwC_qZP6eRw

Posted in Articles, Home,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2018年9月30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杜维明:“对话文明”如何可能——一种儒家的视角

【文章】2018年9月11日,杜维明:儒学不是我的信仰

2018-09-11 15:21:00  作者:杜维明  来源:文史哲杂志    杜维明:“说我是儒学的宣传者、信徒,希望扩大它的影响力,这对我来说是不能接受的。儒学不是我的信仰,信仰不允许怀疑。我在台湾东海大学学习儒学的时候批判精神就很强。1962年去美国念书前,我想过,我去哈佛是要寻找真理的,你知道哈佛的校训就是真理二字。如果我在美国接触到了更有力量的知识和思想而它们跟儒家传统背道而驰——我是会选择真理的。”

Posted in Articles, Home,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文章】2018年9月11日,杜维明:儒学不是我的信仰

2018年9月5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杜维明:21世纪儒学的五个问题之五:神学的问题

导读:这一期我们推送杜先生二十一世纪儒学的五个问题之终章“神学的问题:有什么希望?”。文中,杜先生以充满智慧的家常叙事,当机指点,反思了西方启蒙哲学的“理性经济人”的问题以及由启蒙开启的凡俗人文主义的问题,强调了在信仰危机与多元化的时代环境中,加强中西方宗教文明对话的世界意义与价值意义,最后以儒家反身而诚的内在超越回答了当下信仰缺失的时代如何建立希望的问题。 对启蒙的反思与批判 对于希望的问题,我认为现在最有影响力的观点是:进一步发展科学,这和哈贝马斯所谓的启蒙的计划还没完成有很密切的关系。虽然有很多对启蒙心态的批评,比如后现代主义和解构主义,但哈贝马斯希望通过这些批评,启蒙的思想能够扩大。另外,虽然环保主义批评科学,但生态环保还是要靠科学技术来解决。也就是说,虽然科学技术可能是造成生态问题的原因,但是在很多地方我们还是要靠科学技术来逐渐解决这一问题。民主政治、市场经济和公民社会的价值也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我们把启蒙的理念充分发挥,显然还不能消解21世纪的困境。 因为有几个侧面没能列入考虑,最明显的是两大盲点:对于自然和生态的关注不够,对于人的精神性的了解不够。举例来说,一种最能体现启蒙心态的理念是“经济人”,这种理念的背后有很深刻的价值,比如自由、理性、人权、法治的价值,还有个人尊严的价值,这些都在市场经济的代表“经济人”中得到体现。但也还有很多价值没有得到关注,比如正义的价值,责任的价值,同情的价值,社会和谐的价值,这些在“经济人”的文化心理结构中都没有获得重视。所以我们在自由、理性、人权、法治和个人尊严的基础上还应有发展。孔汉思(Hans Kueng)提出包括全球政治和全球经济在内的普世伦理①。这种普世伦理,就是刚刚提到的经济人没有列入考虑的那些价值,它们才是人类的希望。没有这些普世伦理,人类的社群本身就不能和谐,就很难有和平的文化。 腾讯 https://mp.weixin.qq.com/s/klQv7e5rnCXZr6gy98xLCA

Posted in Articles, Home,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2018年9月5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杜维明:21世纪儒学的五个问题之五:神学的问题

2018年8月21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尊重思想自由,反对知识傲慢——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圆满落幕

世界哲学大会于今天圆满落幕了。 堪称史上规模最大的本届思想盛会,组织得如同一架复杂的机器,各部分啮合有序,七千多人参加的一千多场次的会议进行得有条不紊,虽然错综复杂,然而波澜不惊。 首先,开幕式和五场全体大会,都有六种官方语言同时进行翻译,难能且可贵。十场专题会议声势浩大,精彩纷呈。最值得一提的是八场专题讲座,演讲者都是本领域最资深最权威最受尊重的学者,演讲时间又有一个半小时,使得观点的表达更加清晰,内容更加完整,随后的问答环节更是惊喜不断。虽然哈贝马斯由于年事已高,临时取消了行程,但是七个讲座都可以视作本次大会的“名家精华”。比如笔者躬逢其盛的韩国茶山讲座,中国王阳明讲座,丹麦齐(祁)克果讲座,以犹太教哲学家迈蒙尼德命名的讲座等,都是对本主题最权威精当的阐述。真可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另外三场讲座分别是波伏娃讲座、阿维罗伊讲座及来自美国的迈克布莱德教授主讲的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纪念讲座。 腾讯 https://mp.weixin.qq.com/s/wRaOdQasqzenq-dJyj82XA

Posted in Articles, Home,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2018年8月21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尊重思想自由,反对知识傲慢——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圆满落幕

2018年8月19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杜维明:精神人文主义——已、群、地、天(下)

儒家精神的传统:“为己之学”与“致良知” 学以成人是“为己”。自我的尊严、独立和自主是儒家所珍视的价值观。对自我的认知是政治责任、社会参与和文化敏感性所必需的。孔子的弟子曾子说:“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他把“仁”作为他自己的任务,担子不可谓不重;他至死才结束了自己的旅程,路不可谓不远。孟子用掘井及泉的比喻来表达自己的“自得”的主张,以其作为一种恰当的学习方式。只有深深沉浸在自我理解中,我们才能从底下流淌的溪流中获益,丰富我们的生活方式。积累丰富的诗性、政治、社会、历史和形而上学资源的能力,是体现不断扩大的人际关系网络的先决条件。因为儒家的自我不是一个孤立的个体,而是一个动态的关系中心,所以不能不通过对话与其他中心互动。对他者的承认和尊重是建立富有成果的关系的出发点。五伦都是互惠的:父慈子孝,君仁臣忠,兄友弟恭,朋友有信,夫妇有别。互惠精神遍及所有关系。伦理“金”规则以否定的方式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建立在自我意识的基础上,即别人的完整性优先于用自己的方式建立关系的愿望。这一否定性陈述(恕道)必须辅之以肯定性精神(忠道),“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这种对话方式也适用于自然和天道。在对话精神中,自然是托马斯·贝里恰当地表达的“主体的交流”,而不是“客体的集合”。如此构思的大自然是地球母亲,它使我们能够生存、成长和繁荣。同样,我们与天的关系也是建立在相互回应的基础上。在儒家看来,天无所不在,无所不知,但不是无所不能。它可能创造了一切,但它依靠人类的参与来完成宏伟的工作。人类应该欣赏宇宙演化所产生的一切,为自己和环境创造一个和平和谐的住所。“天生之,人成之”这句格言暗示,人作为天的伙伴,是宇宙的共同创造者。言下之意,他们也是强大的毁灭者。正如中国一句古老的谚语所说:“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腾讯 https://mp.weixin.qq.com/s/ctGoNDqGLBOSrNkX-u2QSw

Posted in Articles, Home, Lectures & Speeches,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2018年8月19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杜维明:精神人文主义——已、群、地、天(下)

【文章】2018年8月14日,杜维明:为什么要“学做人”

编者按: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WCP)于 8 月 13 日—20 日在北京举行,这是自 1900 年该大会开始举办以来首次在中国举行。据了解,此次大会由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和 北京大学共同主办,主题是“学以成人”(Learning to Be Human)。在大会举办前夕, 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教授、院长杜维明写下关于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主题的思 考,以飨读者。 一 再过几天,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就要在北京召开了。本届大会的主题是“学以成 人”,最早我的提议是用中文,就是“学做人”,英文翻译为“Learning to Be Human”。在翻译 成英文以后再译回中文的过程中,有中国学者认为应该用一个比较典雅的表达,觉得“学做 人”太平实了,好像哲学性不强,就用了“学以成人”作为大会主题。 世界哲学大会原来有法语、德语、英语、西班牙语、俄语等五种官方语言,2008 年韩 国首尔大会时,我提议中文为第六种官方语言,这个提案虽然有争议但是最后获得了国际 哲学团体联合会(FISP)投票通过。 这次世界哲学大会是自 1900 年开始举办以来规模最大的一届,现在报名人数已经超 过 8000 人,国外报名人数有 3000 多人。这么多人都愿意来讨论何为人的问题,如何做人 的问题,以及个人、社群、自然、天道的问题,表明大家对这个主题有一种共识。 谈到儒家,我们多半是讲它的社会伦理,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讲和谐,讲跨时代的 沟通。在今天文化多元的背景下,我们强调的是如何在异中求同,如何通过对话减少一些 不必要的冲突,如何在差异性之中寻找一种共识。在可能的共识中,“学做人”几乎被世界 各地的哲学家所接受,不仅包括西欧、美国,还包括非洲、拉丁美洲、印度,或者是其他 地方的哲学家。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值得思考而且现在又特别严峻的重大问题。

Posted in Articles, Home, Interviews,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文章】2018年8月14日,杜维明:为什么要“学做人”

【文章】2018年8月13日,杜维明:地方性知识的儒学如何具有全球意义

2018年2月,除夕的餐桌上,78岁的思想家杜维明和85岁的台湾作家、《源氏物语》的翻译者林文月女士聊当年的中文系,“台大中文系只有7个学生,其中3人是自愿学中文的。”杜维明接话,“东海大学的中文系也是只有7个学生,老师有10来个。”两位中文生相视一笑,仿佛又回到青葱岁月。   1950年代的台湾,读中文被认为是浪费,进外语系是正道,因为外语系是通向现代化的有效途径。作家白先勇、陈若曦,评论家余光中、李欧梵皆出自台大外语系。杜维明应父亲要求进了外语系,不久因为热爱儒学,转入中文系。   1980年,杜维明从哈佛来到北师大历史系讲学8月,让知识界重新体认中国文化的价值,时人评价“对儒学第三期在大陆发展的起步作了不可替代的贡献”;1985年,他在北大讲儒家哲学,这是继1923年梁漱溟之后第一次重启儒学的研究。此后,他回到香港告诉业师徐复观:大陆是需要儒学的,即便可能性被认为是微乎其微,但我还是愿意全力以赴。 文/李念(文汇-复旦-华东师大联合采访组) 被访谈人:杜维明(Tu Weiming),北大人文讲席教授、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国际哲学学院(IIP)院士和副主席、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中国组委会学术委员会主任。 访谈人:文汇报记者李念,下简称“文汇” 访谈时间:2018年2月、5月,面访         

Posted in Articles, Home, Interviews,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文章】2018年8月13日,杜维明:地方性知识的儒学如何具有全球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