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Thursday February 28th, 2019

2017年2月28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杜维明:亚洲危机与工业东亚

导读:本期继续推送杜先生谈论工业东亚的文章。上一期的文章发表于八十年代,而本期推送的访谈则发生于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尚未彻底消退之时。这场危机使得备受瞩目的亚洲模式受到诸多质疑,在更深层面上,也是对东亚传统中政府较强的管控力、儒家的伦理价值等的质疑。 对于批评者的意见,杜维明先生指出,宋明儒学,即儒学发展的第二期,对工业东亚影响甚大。儒学并不仅仅促进了东亚现代化,经过创造性转换后的儒学,应当能对现代化提出建设性的批评和反思。 本文出自《杜维明访谈集(20世纪卷)》(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访谈内容有节选,小标题为编者自撰。 东亚面临的挑战 周勤(以下简称“周”):目前的东南亚风暴在东西思想界都导致一些人怀疑工业东亚资本主义模式,从而进一步对亚洲现代性中的传统因素、现代化进程的不同路径等文化诠释模式提出质疑。 杜维明(以下简称“杜”):我相信这是很难成立的,除非有人认为世界上只有一种现代化经济发展模式。 腾讯 https://mp.weixin.qq.com/s/ujedaeprFHANDtjMy-_EDA

Posted in Books, Home,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2017年2月28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杜维明:亚洲危机与工业东亚

2019年2月23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杜维明:纪念徐复观

导读:徐复观先生原名秉常,字佛观,是新儒家著名代表人物,人生经历传奇,早年戎马沙场,参加国民革命军,身历娘子关战役和武汉保卫战,累功擢升国民党少将。后拜入熊十力先生门下,熊先生赐名“复观”,取《道德经》“万物并作,吾以观复”之意,自此开始潜心于儒门,渐渐淡出军政界。杜维明先生早年在台湾东海大学求学之时,牟宗三先生和徐复观先生是其授业恩师,用杜先生的话讲“他们为我开启了儒学之门”。因此,本公号将杜先生在中国大陆第一次纪念徐复观先生的会议上的主题演讲作为 “徐复观系列”的第一篇推文,从中我们可以更深入地了解徐先生的思想轨迹与学术精神,也可以更好地理解杜先生所言“文化中国”的时代意义。 徐复观的儒家精神——以“文化中国”知识分子为例 各位师长,诸位学友: 我感到很荣幸,能在中国大陆第一次纪念业师徐复观先生的学术会议上,和萧萐父教授一起,首先表达我们对以体道、求学和论证三途并进来弘扬儒家精神的现代知识分子见证者——徐复观先生的崇敬和怀念。能在和他的家乡毗邻的国际著名学府武汉大学研讨他的学术思想,意义非常深长。 我在青少年时代(十四五岁时),就首先聆听了徐复观先生的教诲,一晃三十多年。虽然那段时间不能够朝夕与共,但他在道术上的择善固执,在学业上的艰苦功夫和在政治上的抗议精神,随时随地都鼓励我、激发我。他的那一支带有深情的笔,开辟了一个“广阔的磁场”,使得我们这些花果飘零的受惠者,能够环绕这个中心而展开各种类型的文化事业。他所接引的学生后进很多,学术界只是一个侧面,在媒体、企业、政治界、宗教界乃至各种不同的民间社团,都有徐先生的子弟。

Posted in Articles, Home,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2019年2月23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杜维明:纪念徐复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