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Thursday January 15th, 2004

2014年,杜维明:我不承认有“新儒学”

关注/客座总编辑 Visiting Editor in Chief 哈佛大学教授、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国际儒学联合会副会长杜维明几十年如一日,关怀阐发儒家传统的内在体验和显扬儒学的现代生命力,着重诠释儒家传统,确立了对儒家精神价值作长期探索的为学方向。他被称为当代“新儒家”的代表,可是他本人却反对“新儒家”这样的称谓,到底是所为何故? 《检察风云》:清末民国时期,有一批知识分子很特别,比如章太炎、熊十力,他们很早就参加了辛亥革命,然而后来却又走上一条返归传统的道路。 杜维明:他们的情况比较复杂,没有那么简单,特别是章太炎。他对民族主义情绪非常强,他反满,事实上强烈反儒家,突出佛教和庄子。但他又是国学大师,小学大师,是鲁迅的老师。有一些很有趣的故事,他结婚的时候,孙中山也来参加。他要行古礼,戴个大帽子,结果一行礼的时候,帽子就掉了下来,大家哄堂大笑。他所代表的自然是一个很特殊的传统。这个传统是乾嘉学派朴学慢慢发展出来的一个传统,现在有些学者说要恢复学术典范,也是这样一个传统。 不要完全从章太炎那边说,他太复杂了。他既参加革命,又有佛教和道家的理念,又和儒家传统有着非常复杂的情结。但我们看在西方受到人文主义很深影响的白璧德还有“学衡派”的汤用彤、梅光迪、吴宓、陈寅恪等等,确实是学贯中西。汤用彤在哈佛念书,在哲学系念梵文,对中国哲学、西方哲学和印度哲学,都又很深的造诣。陈寅恪那是更不用说了。我们现在重新发现他们。但在五四时期,他们完全被忽视。他们的观点现在看来确实是比较高明。 梁漱溟就不同。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去看过他好几次。后来我和汤一介等人一起发起中国文化书院,他是书院导师。那次他的讲话使我非常受感动。他八十多岁的老人不愿意坐下,站着,声如洪钟,完全不用稿子,思路非常清晰,讲了一个多小时。

Posted in Articles, Home, Interviews,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2014年,杜维明:我不承认有“新儒学”

2004年,《世界哲学》,杜维明:存有的连续性:中国人的自然观

《世界哲学》2004 年 01 期 中国人本体论中的一个基调是相信存有的连续性,这种信仰对中国的哲学、宗教、认 识论、美学及伦理学等各个领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F.W.莫特(Mote)说: “中国没有创世神话,这在所有的民族,不管是古代原始,还是近现代的民族中都是独 一无二的。也就是说,在他们看来,不存在创世者,没有上帝或终极起因,也没有超然于 宇宙之外的东西。世界和人是非创造物,又是自发自生的宇宙万物的中心。对于这样一个 基本观点,局外人是很难理解的。”[1] 这种论断在汉学家中引起争议是可以理解的。莫特发现了中国人思维模式的一个典型 特点。用他的话说就是,“正宗的中国人的宇宙论是一个有机体过程的理论,即,整个宇宙 中的万物是一个整体,其组成部分既相互作用,又同时参与同一个生命过程的自我生成和 发展”。[2] 选择中国人宇宙论的这一独特性作为考察的重点,体现了莫特不凡的洞察力。尽管如 此,他的结论仍有可疑之处。中国文化历史中没有创世神话,这是他们对各种生命形式是 有机地联系在一起的现实更为深刻的认识的必然结果。中国古代的思想家对宇宙起源的兴 趣极为浓厚。他们中的一些人,比如道家甚至还想到了存在一个“造物主”和宇宙起源之进 程。[3]尽管连文化意识最浓厚的历史学家流传下来的记载都没有为我们提供充足的依据来 重构这些神话,[4]但我们还是可以设想这种地域性创世神话的存在。而考察的问题不在于 是否存在这种神话,而在于此神话形成的理论基础—宇宙与造物者之间的关系问题,即连 续性与非连续性间题。假如说宇宙起源于“太虚”,中国古代思想家对此不会置疑而如果进 一步说在“太虚”之外还存在一个超然的智慧和意志力在起作用,那他们就不乐意接受了。 当然持此态度的不仅有中国人,古今中外的许多民族都不情愿接受这样一种观点——一个 随心所欲的上帝凭空创造了世界。在中国神话里没有犹太——基督教版的创世神话对他们 来说,该神话不是创世神话。但中国人与整个人类历史上的千万个民族一样,把存有的连 续性看作是真实的,是不显自明的。[5]

Posted in Articles, Home,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2004年,《世界哲学》,杜维明:存有的连续性:中国人的自然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