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riday January 1st, 1999

Issue 23_Spring 1999_Philosophy now (a magazine of ideas)_Interview with Tu Wei-ming

Philosophy Around the World Issue 23: Spring 1999 Interview with Tu Wei-ming Harvard philosopher Tu Wei-ming is the most famous advocate of the Confucian tradition outside China. Anja Steinbauer talked to him in Boston. Professor Tu, could you give ou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rticles, Home, Interviews,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Issue 23_Spring 1999_Philosophy now (a magazine of ideas)_Interview with Tu Wei-ming

1999年1月,《杜维明学术文化随笔》,中国青年出版社

总序 百年中国,沧桑巨变。处在千纪年转换的历史节点上,我们有可能检视一个世纪学术文化中的种种问题,并进而从新的层面上追问:中国文化精神向何处去? 二十世纪中国与传统中国相比,一个根本性的不同就在于:中国传统文化在百年间受到西方文化体系的全年冲击。总体上说,西方文化在几千年的发展过程中经历了起码三次重大文化转型,即从古希腊的两希(古希腊与希伯莱)精神,到文艺复兴时期以降的理性精神,再到二十世纪的反理性的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精神。而中国却延续了二千余年汉语文化形态的相对稳定的时代精神,这一文化精神再二十世纪初为西方现代性文化所中断。这就使得再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现代与后现代之间,中国文化面临总体危机。 这一总体危机不仅意味着终极关怀的失落,同时也是一整套价值功能。然而,在“现代性中国”的历史境遇中,却因时代精神的迁移和文化心理结构的嬗变,而面临话语失效的问题;西方基督神学的话语系统,尽管可以同中国思想形成世纪性对话,却在东西方文化冲突中很难具有群体精神信仰的功能。因此,当代中国文化只能从东西方文化的重新整合及当代转型中,去创造新的价值体系,才有可能使其面临的文化危机逐渐减轻以至于消除。 ISBN:7-5006-3016-6

Posted in Books, Home,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1999年1月,《杜维明学术文化随笔》,中国青年出版社

1999年,《中华文化论坛》,杜维明:儒学的理论体系与发展前景

[美]杜维明 1999·1 中华文化论坛 儒学的缺失和长处是纠缠在一起的,对儒学的缺失了解得愈彻底,对其开发就愈全面; 反之,对儒学的缺失了解得愈少,对其开发也就愈少。儒学要坚持自我批判,对此我相当敏感。 九十年代以来,港台、北美对儒学和新儒学及其有关人物批评不够,我们这几次儒学研讨会对 各方面的批评作了全面的介绍和回应。儒学的自我批判有一个原则,就是绝不能把论敌当作 稻草结构。而自由主义对儒学的批评力量太弱,这样儒学的演进就使不上劲。。这里,我试图用 如下图象来表示儒学的理论体系与发展前景: 上面这个图是对儒学一个简单的表述,是一个缩写。这个图我常常用,也在变化之中,大家 正集思广益,希望把它弄得更全面。宋明儒学以来,儒学的中心课题是身心性命、为己之学、 圣人之学、性命之学,其核心在于个人转化。很多学者认为儒学只有社会,没有自我,实际上它 有自我的问题。而儒家对自我的理解是摆在家庭的网络之中,家庭又摆在社群的网络之中,社 群则和社会联系在一起,社会则和国家联系在一起。儒家不是人类中心主义,对儒家不能从狭 隘的人文学来理解,它的最高理想是与天地万物为一体,天人合一,图中外围的一圈松散,可以 向外扩散,故用虚线来表示,其涵义可以说是宇宙,也可以说是超越。从个人到家庭,从家庭到 社群,到社会,到国家,到世界,甚至超越,这些问题儒学的人文学都接触到了。

Posted in Articles, Conferences & Workshops, Home,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1999年,《中华文化论坛》,杜维明:儒学的理论体系与发展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