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Wednesday January 16th, 2008

2008年1月16日,波士顿学者论儒家(2):杜维明论儒学复兴的几件事

以下主要是访谈内容。 20世纪以来中国历史上所掀起的激烈的反传统浪潮是杜先生心中最感到心痛和不能释然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他一再提到这一现象,多次对之表示不満。他有一次说,在全世界各大文化传统中,似乎只有在儒教中国才出现了这样一种奇怪的现象,一批本土文化中最优秀的精英突然倒戈相向、对自己的传统开火。这种现象在基督教、伊斯兰教史上等均未出现过。另一个让他感到痛苦的事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象他这样一个热爱中国文化、长期致力于在海外弘扬中国文化的人,居然曾经在很长时期内连与中国大陆的正常联系都不能有。他似乎很重视文化母体,认为学术不能离开她赖以生长的母体来理解。这就是为什么改革开放以后,他利用一次机会到中国大陆里生活了一年(好象是1981年他在北师大历史系当访问学者一年,后来他又到北大授课);他说这一年的生活极大地改变了他的学术生命,因为他从此终于与中国大陆——中国文化的母体——建立起了真正的联系。 杜先生显然对于儒学20世纪以来的严重衰落深感忧心,他说,世界上其他的几大宗教,比如佛教、伊斯兰教以及基督教目前的发展状况都比儒家要好得多,他们的信徒和势力均远远超过了儒家,儒家学者跟他们相比真是谈不上任何优越感。20世纪以来佛教不仅在台湾、日本、韩国一直得到了很好的发展,目前也正开始在美国大行其道。相比之下,儒家在今天既失去了赖以保存、发展和传播自身的完整的制度体系(书院,儒家教育系统等等),也未能象基督教那样有一大批灿若群星的思想家,代有传人、人才不竭。于是他跟我讲到了如下几件在他看来对于儒学的复兴较为重要的事情:

Posted in Home, Interviews | Comments Off on 2008年1月16日,波士顿学者论儒家(2):杜维明论儒学复兴的几件事

2008年1月16日,波士顿学者论儒家(1):杜维明论儒学的跨文化发展

【作者按】由于国家教委的一个项目,我有幸于去年9月份来哈佛大学进修,为期一年。利用进修时间我傍听了不少课程。在这边听课有很多好处,不仅可以提高外语,而且可以借听课之机了解西方相关领域的研究动态。听课之外,也对个别学者进行了私人访谈,围绕有关观点展开了较深入的探讨。值此访问行将结束之时,我忙里偷闲写了一点东西,把我在美期间了解到的有关学者对儒学的想法向国内同仁作一介绍。这些东西拟分成若干篇,因为接触对象分别属于哈佛大学或波士顿大学等,故且命名为“波士顿学者论儒家”。整理的内容均未经有关学者审阅,如有争议责任由我承担。 杜维明先生这学期在哈佛开设了两门儒学方面的课程,一门是给高年级的本科生特别是研究生开设的,名叫“儒家伦理学”(Confucian ethics);另一门是给哈佛大学一年级本科生开的,内容据他跟我讲,是专门讲“四书”的。另据一位听此课的学生跟我说,杜先生目前正在这门课的基础上编写一本关于美国学生的儒学教育的书,打算在五月底之间写完,并以中文形式先行出版。由于我没有听他给一年级本科生开的那门课,本文只介绍其“儒家伦理学”一课。

Posted in Home, Interviews | Comments Off on 2008年1月16日,波士顿学者论儒家(1):杜维明论儒学的跨文化发展

2008年1月,杜维明:有差异才能够真正的和——在中央财经大学的演讲

2007 年 12 月 26 日,由中央财经大学主办的“可持续发展与和谐社会构建”中美学术 研讨会在京召开。新浪财经对此次会议进行了报道。以下是哈佛大学教授,当代著名儒学思 想家杜维明的精彩演讲) 各位领导,诸位嘉宾,老师们、同学们,我非常荣幸能够有这个学习的机会和大家做简 短的报告,把我近来思考“和谐和民主”的心得跟大家做一个交流。 我对于文化中国、文明对话、儒学创新得到的观点,事前没有和任何一位领导进行协调, 这中间我提的观点如果有不符政治论调,责任我一个人负责。 人类历史中最重要的历史形态就是现代西方启蒙运动所发展出来的启蒙心态,只要用一 个例子可以说明这个课题。社会主义、资本主义都是从启蒙发展出来的,它有一些特色,它 是西方学者烦俗的主义,特别突出理性,这是一种工具理性,不一定是沟通理性。它否认了 传统对现代除了阻碍以外,还有建构的可能。 另外简单地说,它是一种科学主义,不是科学,是一个科学主义。而且坚信文明发展的 铁律,也就是孔德所说的,人类文明是从宗教到形而上学到科学,到了科学,宗教不必顾及, 是一种迷信。我们可以以科学理性来解决社会大问题。这个思潮直接影响到市场经济发展、 民主政治。更值得我们注意的,就这个发展势头后面所根据的理论和理论所预示的价值,这 些价值当然是理性、自由、平等、博爱、法制、人权和个人的尊严。很多学者认为,不管是 西方的和东方的这些所谓的普世价值。因此它的结果主要在处理个人与社会关系,它是比较 反宗教的。一方面来认识分析了解,同时控制征服自然。带着一个非常强势从达尔文主义发 展出来的进步论、演化论,优胜劣败、适者生存。

Posted in Articles, Home,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2008年1月,杜维明:有差异才能够真正的和——在中央财经大学的演讲

2008年1月,《学术月刊》,杜维明:环境感知、生态智慧与儒学创新

【摘要】:儒学思想的生态内涵是杜维明20世纪80年代以来学术研究的一个重点。针对这一学术动向,程相占提出,自然环境感知对于包括儒学在内的中国传统思想影响巨大;传统儒学思想与当代生态智慧之所以具有内在关联,环境感知是值得重视的原因。杜维明、程相占都认为,自然环境审美是中国美学的精微之处,用自然环境审美作为关键词来重新审视中国美学史,能够提示被“艺术哲学”美学史范式所遮蔽的中国美学精髓。同时。阿伦·奈斯和伊恩·L·麦克哈格的人生经历和学术思想表明,自然环境审美也是当代生态智慧的基础。通过生态智慧的激发而重新阐释儒家学说,通过丰富生态智慧而实现“儒学创新”,应该是中国学者的自觉追求。杜维明、程相占提出,中国快速的城市化是儒学创新的新语境,儒家伦理和小农经济结合在一起是一个历史的现象,在现代转化过程中,两者并不必然连在一起。 知网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XSYK200801007.htm

Posted in Articles, Home,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2008年1月,《学术月刊》,杜维明:环境感知、生态智慧与儒学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