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Interviews

[:en]Interviews with Prof. Tu and by Prof. Tu[:]

【访谈】2016年7月31日,杜维明访谈:中国为什么需要儒学

发布日期: 2016-07-31 浏览次数: 750 来源:萧三匝博客 作者:杜维明 萧三匝访问量:20446 核心提示:一,经济发展起来的中国需要哲学为荒芜的人心找寻意义; 二,当代哲学违背 了希腊哲学的传统,日益成为专家之学,哲学需要进入公共领域,必须面对大问题发言, 而当代中国不缺大问题; 三,西方哲学从希腊开始就和宗教存在矛盾冲突,可是理智和信 仰在中国文化里是融合在一起的,哲学如果不能够拥抱中国智慧,就不成其为哲学。 萧三匝(下称“萧”):我很感兴趣的是,在台湾长大的你,是什么机缘将儒学选定为 你平生的学术志向? 杜维明(下称“杜”):我在十四五岁的时候有一个启蒙老师,叫周文杰。他已经 80 多 了,现在身体不好,已经认不得人了。当年他教我《四书》,是独立地教,学生就四五个 人,跟私塾似的。他讲《大学》,“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我不 懂;到“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我也不 懂,但觉得好像很深刻,高不可攀,跟我们的生活也没什么关系。但是他讲到“自天子以至 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我就觉 得很有道理。下面再讲修身要诚意,我直觉到这是我要的,我想这是大家日常生活都应该 了解的道理。就这样,我对儒家就有感觉了,而且一直就没有变过。后来,周老师就介绍 我去见他的老师牟宗三,我就在暑假去听牟先生的课。 当时,牟先生不能进台大,因为台大哲学系都是五四以后的那些自由主义者的舞台, 以殷海光为主,牟先生虽然是北大熊十力先生的学生,但他讲儒家,台大绝对不能让他进 去。我听他课的时候他在师范大学中文系,所以到现在,在台湾从事儒家哲学研究而极有 成就的一大批人是中文系出来的。后来,他到了一个刚刚成立的很小的大学,叫东海大 学,他到那里是受徐复观先生的邀请,徐先生在那里做系主任。 他在师范大学讲哲学,大约只有十几个学生。根据我作为一个小孩的观察,他讲课逻 辑性非常强,而且你感觉到那是另外一种声音,我们在教室里面听不到的声音。他和学生 之间的互动很精彩,学生问的问题非常尖锐,甚至很不礼貌,他完全不介意,完全是思想 的交锋。学生之间的互动也是一种学问,都是对话、讨论、辩论。这对我影响很大。后来 唐君毅先生来了,大家一起在淡水的竹林喝茶论学。那时候唐先生在年轻人里面已经有很 大的影响力,我那时候就看他的《人生之体验》和《心物与人生》,都是哲学意味很强 的,但是又很有感情。他说,中国文化花果飘零,我们需要灵根再植。他另外还有一个观 点对我影响最大,他说中国文化、儒家精神就是他的根,只要每个人从心灵上面认可儒 家、研究儒家,中国文化就不会死,你人在中国、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没关系,它都会成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rticles, Home, Interviews,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访谈】2016年7月31日,杜维明访谈:中国为什么需要儒学

2016年5月22日,杜维明:现代年轻人正在体现儒家最基本的价值

由凤凰网、凤凰卫视联合岳麓书院主办的“致敬国学:2016第二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于2016年5月19日在北京故宫举行启动仪式。活动现场,凤凰网独家对话了现场嘉宾、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世界哲学研究院副主席、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杜维明。他表示国学大典不仅是为中华民族包括海外的华人创造一个新的文化认同,而且向世界说明我们这个新的认同是在文化多元的背景之下为大家提供参照。恢复传统不是整理国故,而是让它活生生的鲜活的精神能够在我们世界体现出来。他觉得,儒家最基本的一些价值其实都是现代年轻人能够体现、应该体现的,而且正在体现的。以下为对话实录:     凤凰网:     今天非常感谢您来到凤凰网的国学大典,首先想问您一个问题,就是在今天这样一个现代化的时代,您认为传统国学对于我们的时代和生活会提供哪些帮助?它在哪些方面会起到一些积极的作用?     杜维明:     传统其实是现代的一部分,我们不能把传统和现代分开。活的传统是一个很开心的创造转化的过程,传统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一个民族文化的认同——我们是谁?我们从何处来向何处去?这一种自我了解就是自我认同,是每一个中国人——包括在世界各地的华人。 大家都在关切,我们现在经济发展、政治力量大了,我们的文化信息是什么,我们希望我们怎么样被了解,我们也希望了解世界。那么国学是中国人之所以成为中国人的一个基础学,它经过长期的发展,凝聚成了一种生活的智慧,它活在每一个人的生命之中,仿佛就是一套典籍,可是它有非常深刻的客观的制度、文化方面的力量。我们现在尽量在恢复传统文化,这个恢复不是说是整理国故,这个当然是重要工作,而是让它活生生的鲜活的精神能够在我们世界体现出来。所以我们到世界各地方旅行的游客,他都是中国文化的代表,他的行为他的态度,他和人之间的沟通,他所留下的印象都带着中国人的烙印。那么国学就希望通过这一种文化的陶养,对每一个中国人可以做出积极的贡献。

Posted in Conferences & Workshops, Home, Interviews, Multimedia, Text Scripts | Comments Off on 2016年5月22日,杜维明:现代年轻人正在体现儒家最基本的价值

2016年5月19日,凤凰视频,文化大观园,对话杜维明

2016年5月19日凤凰视频文化大观园对话杜维明 杜维明:弘扬国学,使得“斯文”能再度重现,“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不可或缺的。 土豆视频:https://video.tudou.com/v/XMTc2OTQzNzg5Ng==.html?spm=a2h0k.8191414.0.0&from=s1.8-1-1.2

Posted in Home, Interviews, Multimedia, Video | Comments Off on 2016年5月19日,凤凰视频,文化大观园,对话杜维明

2016年5月19日,杜维明:现代年轻人正在体现儒家最基本的价值

由凤凰网、凤凰卫视联合岳麓书院主办的“致敬国学:2016第二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于2016年5月19日在北京故宫举行启动仪式。活动现场,凤凰网独家对话了现场嘉宾、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世界哲学研究院副主席、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杜维明。他表示国学大典不仅是为中华民族包括海外的华人创造一个新的文化认同,而且向世界说明我们这个新的认同是在文化多元的背景之下为大家提供参照。恢复传统不是整理国故,而是让它活生生的鲜活的精神能够在我们世界体现出来。他觉得,儒家最基本的一些价值其实都是现代年轻人能够体现、应该体现的,而且正在体现的。以下为对话实录: 凤凰网:今天非常感谢您来到凤凰网的国学大典,首先想问您一个问题,就是在今天这样一个现代化的时代,您认为传统国学对于我们的时代和生活会提供哪些帮助?它在哪些方面会起到一些积极的作用? 杜维明:传统其实是现代的一部分,我们不能把传统和现代分开。活的传统是一个很开心的创造转化的过程,传统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一个民族文化的认同——我们是谁?我们从何处来向何处去?这一种自我了解就是自我认同,是每一个中国人——包括在世界各地的华人。 大家都在关切,我们现在经济发展、政治力量大了,我们的文化信息是什么,我们希望我们怎么样被了解,我们也希望了解世界。那么国学是中国人之所以成为中国人的一个基础学,它经过长期的发展,凝聚成了一种生活的智慧,它活在每一个人的生命之中,仿佛就是一套典籍,可是它有非常深刻的客观的制度、文化方面的力量。我们现在尽量在恢复传统文化,这个恢复不是说是整理国故,这个当然是重要工作,而是让它活生生的鲜活的精神能够在我们世界体现出来。所以我们到世界各地方旅行的游客,他都是中国文化的代表,他的行为他的态度,他和人之间的沟通,他所留下的印象都带着中国人的烙印。那么国学就希望通过这一种文化的陶养,对每一个中国人可以做出积极的贡献。

Posted in Conferences & Workshops, Home, Interviews | Comments Off on 2016年5月19日,杜维明:现代年轻人正在体现儒家最基本的价值

2015年9月30日,杜维明:“仁”既是体验的 又是超验的

采访嘉宾:杜维明,北京大学人文讲席教授,国际哲学学院副院长,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孔子文化奖获得者 采访背景:世界儒学大会 2015年9月28日于曲阜孔子研究院   问:您昨天儒学大会开幕式发言的主题是孔子的“仁”,我们知道“仁学”也是您一贯的学术主张,想请教您“仁”与西方的上帝、“逻各斯”之间的不同是什么?   答:这中间确实有相当大的区别,儒家在轴心文明的时代,大概公元前六百年左右孔子发展出了他的一套人生观、宇宙观、功夫论和人生的理想。集中在“仁爱”的“仁”的观点上,因此我们说它是入世的,是“鸟兽不可与同群”。   孔子当时提出“仁”,就是一般大家理解的,它是入世的。对于人的日常生活、人伦世界的关怀。所以儒学基本上提出的问题是学做人的问题,而且最高的价值、最高的理想可以在人的日常生活中体现,不需要有一个超越外在的理念作为我们到的信仰的准则。因此每一个人本身应该有自觉的可能,并且有一定的能力。同时道德在这方面讲起来有它的内在性,“仁”事实上像孟子讲是和学做人的“仁”统合起来的。仁爱的仁是人作为人的体现,也就是最像人的人,最符合人的各种要求,能够代表基本的理念和价值。这个观念是入世的,虽然入世和西方的所谓入世的人文主义有很大的不同。因为它一方面是对自然是尊重,并且要取得和谐的。对于天道是敬畏的,所以说这里的人,不仅具有道德意义还有精神性,同时也和一般所谓的自然是配合的,所以是一个比较全面的要求人的理念。 http://www.chinakongzi.org/zt/ruxuedahui/guandian/201709/t20170914_143904.htm

Posted in Articles, Conferences & Workshops, Home, Interviews,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2015年9月30日,杜维明:“仁”既是体验的 又是超验的

2015年,HRTV华人频道,杜维明谈儒学

传承国学之道,弘扬中华精神,助力大国崛起。 华人频道:中国现代化道路应该怎样走,现代化与传统的关系又如何?这是已经讨论了一个多世纪的话题。 杜维明:中华民族能够发展,本身它是一个开放的心理。让世界各种不同的文化资源,都能够孕育我们的灵魂。 华人频道:20世纪,大批学者提出在对儒学传统现代化转化的基础上走一条中国式的现代化之路,人们称之为“新儒家”。 杜维明:海洋文明不是说就是把自己的势力范围拓展到海洋就叫海洋文明。而是说海洋文明所体现的一些价值,冒险的精神、企业的精神、创业的精神、开拓的精神,等于是把两个泥人打碎了,然后重新又再塑两个人。那这个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华人频道:杜维明教授就是第三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20世纪50-60年代的台湾社会弥漫着一种重理轻文的风气,凭着良好的成绩,杜维明原本可以当时热门的理工科专业,然而自少年时候起便对儒家文化产生了浓厚兴趣的杜维明选择了东海大学,因为那里有他仰慕已久的儒学名家。 杜维明:很早,大概就是十三四岁,我当时在中学念民族教育,在台湾,有一个中学老师就说,你们对文化有兴趣的话,我另外给你们开一班,大家讨论一下。那位老师叫周文杰。他说,但是跟你们将来要升大学要考试没有关系。我觉得很奇怪,怎么学东西跟考试没关系?那每一个星期天从一点钟到五点钟,他就跟我们开始先教古诗十九首,提提我们的兴趣,然后开始讲《大学》、《论语》、《中庸》、《孟子》。那时候我感觉到兴趣非常浓,他又介绍我认识他的一位老师,那时候正在台湾的国立师范大学教中国哲学,牟宗三先生。我去听他的课,我觉得很有意思,所以我就决定考大学考东海大学。那时候牟宗三、徐复观在东海大学教书。所以慢慢就走上了,儒学作为学术研究的路。 土豆视频:https://video.tudou.com/v/XOTIwODI3NzEy.html?spm=a2h0k.8191414.0.0&from=s1.8-1-1.2

Posted in Home, Interviews, Multimedia, Video | Comments Off on 2015年,HRTV华人频道,杜维明谈儒学

2014年11月13日,杜维明:儒学要开放、多元、自省

杜维明 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美国人文社会科学院院士。杜维明教授提出“精神性人文主义”概念,致力于在世界范围内构建和推广“文化中国”、“文明对话”、“启蒙反思”等,倡导各文明之间互为学习、互为参照,达到和谐。 我们为什么要学儒学新京报:儒学的发展经历了怎样的变化过程?   杜维明:近代以来,儒学受到过极大打压,“五四”、“文革”时,儒学都被视为腐朽思想。北大从1923年到1985年的62年间,没人教授儒家哲学。我1985年首次到北大讲授儒家哲学,有先生告诉我,上次来讲(儒家哲学)的是梁漱溟先生。进入21世纪,政府开始重视儒学,民间也兴起儒学热潮,让我很感慨。   新京报:去年,习近平专程去曲阜祭孔,政府主导推行儒学?   杜维明:这要从更宽广的视野和较长的时间来解读,我希望政府对儒学的推动是顺势而为,儒学在社会各界及民间兴起,政府也接受传统文化的内在价值。但我也有一些担忧,因为儒学强调人的自主性,要民众自愿去学。如果只从上而下强迫民众学习,怕很难起到好的效果。儒学植根民生,生成民间, 政府应该接受它的内在价值。 文件来源:新京报2014年11月13日数字版首页 第236:对话中国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4-11/13/content_545758.htm?div=-1

Posted in Articles, Home, Interviews,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2014年11月13日,杜维明:儒学要开放、多元、自省

【文章】2014年8月,“轴心文明”的对话——儒家人文精神的普世价值

【摘要】作为精神性人文主义的儒家,提出了每一个有良知理性的知识人都必须关注的四大议题:一,个人的身体、心知、灵觉与神明如何融会贯通;二,人与人之间如何通过家庭、社会、国家和世界形成健康互动;三,人类和自然如何取得持久的和谐;四,人心与天道如何相辅相成。我集40年在国际学坛和数十位不同轴心文明的哲学家、精神领袖的对话经验,期待也坚信“思孟心学”所体现的仁道必能扬弃启蒙心态所突出的凡俗的人文主义,而成为人类21世纪探究和平发展不可或缺的参照。 2008年大手术后养病期间,我摒除一切写作任务,连经常自娱的随笔也中止了,但我还是接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邀请,用英文撰写了一篇七千多字的以文明对话为主题的“基本理念”。2004年,我应教科文执事局主席和秘书长的邀请,和58国的大使在巴黎总部进行了三个多小时有关如何在国际社会发展文明对话的交谈。

Posted in Articles, Home, Interviews,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文章】2014年8月,“轴心文明”的对话——儒家人文精神的普世价值

2013年12月21日,钱塘论坛高端访谈系列:《我们与我》,杜维明

2013年12月21日钱塘论坛高端访谈系列:《我们与我》杜维明中国当代著名学者哈佛大学亚洲中心资深研究员 怎么样能够使得政府、媒体、企业、学术,这四届,大家一起联动,一起来在发展一个“我们”的观点。 土豆视频:https://video.tudou.com/v/XNjc0ODgyOTI4.html?spm=a2h0k.8191414.0.0&from=s1.8-1-1.2

Posted in Home, Interviews, Multimedia, Video | Comments Off on 2013年12月21日,钱塘论坛高端访谈系列:《我们与我》,杜维明

2013/11/09-Interview_Tuweiming_Part A by China Development Forum 2013

杜维明教授是中国当代著名学者,现代新儒家学派代表人物,当代研究和传播儒家文化的重要思想家。哈佛大学亚洲中心资深研究员,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国际儒学联合会副会长,国际哲学学会名誉院士(代表中国)。杜维明15岁起便研习儒家文化,曾师从唐君毅、徐复观;1961年毕业于台湾东海大学中文系,翌年获哈佛燕京学社奖学金前往美国深造,1968年获哈佛大学历史与东亚语言学博士学位。曾任教于普林斯顿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1981年始任哈佛大学中国历史和哲学教授,并曾任该校宗教研究委员会主席、东亚语言和文明系主任。1988年获选美国人文社会科学院院士,1996-2008年出任哈佛燕京社社长,2008、2013年分别当选国际哲学会联会(FISP)执行委员、国际哲学学院(IIP)院士。2010年起,任哈佛大学亚洲中心资深研究员。 在各个时期,杜维明的思想和著述重点有所不同。1966-1978年,着重诠释儒家传统,确立了对儒家精神价值作长期探索的为学方向;1978年至80年代末,关怀重心是阐发儒家传统的内在体验和显扬儒学的现代生命力;20世纪90年代迄今,所关注并拓展的领域有“文化中国”、“文明对话”、“启蒙反思”、“世界伦理”等。 Video.tudou.comhttps://video.tudou.com/v/XNjMyMzkwNzQ0.html?spm=a2h0k.8191414.0.0&from=s1.8-1-1.2

Posted in Conferences & Workshops, Home, Interviews, Multimedia, Video | Comments Off on 2013/11/09-Interview_Tuweiming_Part A by China Development Forum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