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Conferences & Workshops

2018年8月13日,世界哲学的“奥林匹克”盛会首次来到中国全球哲人共议“学以成人” ——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开幕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

来源: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中国组委会秘书处 发布日期:2018-08-15 2018年8月13日上午,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开幕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这是拥有一百多年传统的全球最大规模哲学会议第一次来到中国,第一次以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学术框架为基础设定主题,体现了全球哲学界对中国哲学及其文化价值的重视,更凸显了中国在全球人文研究领域中日益提高的影响力。 开幕式现场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北京市委教育工委书记林克庆,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FISP)主席Dermot Moran教授、秘书长Luca M. Scarantino教授,北京大学党委书记郝平、校长林建华等嘉宾出席开幕式。出席会议的还有第二十四届哲学大会组织委员会、学术委员会的代表,国内外杰出哲学及人文学者代表,以及参加此次世界哲学大会的数千名哲学家和哲学爱好者。在开幕式举行之前,陈宝生及林克庆等还会见了FISP主席、秘书长以及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中国组委会的部分委员。 会谈现场 会谈嘉宾合影(右二:杜维明教授) 开幕式由北京大学副校长王博主持,林建华、Scarantino教授、Moran教授、陈宝生先后致辞。林建华在致辞中回顾了北京大学人文及哲学学科百年以来的发展历程及学术特色,并解读了“学以成人”这一主题与大学教育之间的密切关系。Scarantino教授回顾了哲学大会的筹办过程及学术传统,阐释了哲学反思与时代精神之间的密切关系。Moran教授则梳理了当代哲学学术发展与人类面临的挑战之间的密切关系,强调了哲学在当代的责任及价值。嘉宾们对世界哲学大会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并对世界哲学大会促进各位哲学和人文学者之间的相互理解与交流,加深中国与世界之间的相互了解,以哲学反思应对当下和未来人类共同的挑战,提出了热切的期望。 林建华致辞 Scarantino教授致辞 Moran教授致辞 陈宝生致辞 据了解,此次大会由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和北京大学共同主办,主题是“学以成人”(Learning to Be Human)。作为北京大学一百二十周年校庆的系列活动之一,大会的举办得到了北京大学的全力支持,同时包括北大方正集团、李兆基基金、李家杰珍惜生命基金、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鑫资本在内国内外机构的捐赠和支持为大会的顺利举行提供了重要的保障。 截至大会开幕前,大会已经收到5000多篇论文投稿,涵盖了哲学及以哲学为中心的人文及社会研究的各个领域,从参会人数、投稿论文数量及会议场次来看,本次大会都是世界哲学大会一百多年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盛会。大会会期为一周。从8月13日到8月20日,包括全体大会、专题论坛、邀请讲座、分组会议、圆桌会议、特邀会议及学生专场等在内的不同类型学术活动总数将超过一千场次(具体会议议程及时间表可登陆世界哲学大会官方网站查询:http://wcp2018.pku.edu.cn)。同时,此次大会还汇集了当代全球最知名的哲学学者,来自121个国家的超过六千名哲学学者带来了全球不同地域文化和思想传统的哲学思考。在开放的交流中构建世界哲学与人文学术的最新图景,为全球化时代的人文学术构建更大的话语空间,从而体现哲学思考在当代世界的重要价值。未来一周,中国国家会议中心将成为全球哲学乃至人文学术界的关注焦点。 作为首次在中国举办的世界哲学大会,此次大会也为中国提供了一个向世界集中展示传统中国哲学思想的深厚底蕴及当代中国哲学及人文学术研究成果的舞台,也是构建全球化人文学术共同体中的中国人文学术话语体系及理论方法的重要机遇。大会的各个环节中都凸显了中国思想传统和当代中国的特色元素,其中不仅有聚焦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王阳明讲座”,更为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专门增设了纪念讲座,分别邀请著名的儒家学者杜维明及FISP前任主席、著名马克思哲学研究专家McBride发表演讲。更为重要的是,在大会的各个环节中,中国学者及其代表的哲学传统将广泛地参与不同论域、不同论题的哲学讨论,为全球哲学讨论的当代话语提供来自中国的思想资源和反思视角。与此同时,来自南美洲、非洲及澳洲等不同地域的哲学家们更体现了世界哲学大会的多元性和全球性特征,更丰富的视角和更广泛的议题,使得哲学反思成为文化交流的重要纽带。正如陈宝生在致辞中提及的,强调“和而不同”“成己达人”“自然无为”的中国传统思想将为世界哲学的发展提供更开放和包容的理性空间,世界哲学大会的召开也将推动中国与世界的相互理解,促进中国哲学及人文社会科学的发展。 摄影:刘月玲 编辑:山石 本文转自北京大学新闻网:http://pkunews.pku.edu.cn/xxfz/2018-08/13/content_303893.htm

Posted in Activities, Conferences & Workshops, Home | Comments Off on 2018年8月13日,世界哲学的“奥林匹克”盛会首次来到中国全球哲人共议“学以成人” ——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开幕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

2018年11月3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杜维明、卢卡·斯卡兰蒂诺、项兵、傅成玉、莱辛格、周立:精神人文主义视域中的全球商业伦理

2018年8月18日,北京国家会议中心,由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长江商学院和德国KSG基金会主办的2018第六届儒商论域会议,是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WCP)的特邀分会。在会上,杜维明、卢卡·斯卡兰蒂诺、莱辛格、项兵、赵东成、樊和平、姚新中、傅成玉、秦朔、周立等海内外知名学者与企业家们汇聚一堂,讨论了“精神人文主义”视域中的全球商业伦理展开的可能性、重要性与实践性,以及儒家哲学对于商业伦理的贡献等问题。接下来,本公众号将推出此次会议的演讲与圆桌会谈精编,作为一个系列推文以飨读者。  本篇为首发章。 王建宝博士(主持人,长江商学院人文与商业伦理中心主任,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副研究员,儒商论域项目主任): 尊敬的杜先生,项院长和各位师友同仁,本届儒商论域的主题是“精神人文主义——一种全球商业伦理”。从2013年开始,儒商论域已经连续举办了5届,历届会议的主题如下: 第一届:2013 “儒商——企业界具有精神性人文主义追求的公共知识人” 第二届:2014 “财富与东亚儒商典范” 第三届:2015 “ 良知,价值重塑与企业家” 第四届:2016 “现代的儒商与企业家的文化认同” 第五届:2017 “学以成人与儒商精神” 在儒商论域这个平台上,我们每年还举办一届偏重学术研讨的商业伦理工作坊,迄今已经连续举办四届了。这5年多来,围绕着以儒商为核心的人文与商业伦理及管理哲学的研究,我们取了以下成绩: 第一,学术论文。先后共收到论文近百篇,并在《道德与文明》、《船山学刊》以及欧美等核心期刊上持续发表。 第二,人才培养。我们培养了从事相关研究的哲学博士一名,出站博士后2名,现在还有在读博士研究生一名,在站博士后一名。 第三,合作研究。邀请了多名资深访问学者和特邀研究员,与德国图宾根大学、浙江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日本涩泽荣一纪念财团、美国天普大学等建立了合作关系。 第四,社会影响力。据不完全统计,历届参会的来自学界和商界的演讲和对话嘉宾,累计有300余人,参会听众达3000多人次,2017年的现场直播更是吸引了超过40万的网络点击量。 第五,学术影响力。经过大家共同的努力,在企业家精神特别是儒商精神的感召下,我们开拓了“一带一路”沿线企业家精神的研究、生态伦理研究、公益伦理研究、商学院人文教育、企业伦理实践的案例研究、管理哲学、商业伦理比较研究等各个研究方向,它们都能开一时风气之先,或者处在该研究领域的最前沿。 腾讯 https://mp.weixin.qq.com/s/ED103DrqtHZmMb44wJB3YQ

Posted in Articles, Conferences & Workshops, Home,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2018年11月3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杜维明、卢卡·斯卡兰蒂诺、项兵、傅成玉、莱辛格、周立:精神人文主义视域中的全球商业伦理

2018年8月12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杜维明:维也纳之行——记第十四届国际哲学大会

杜维明  精神人文主义Spiritual Humanism  阅读量:1042原载于《大学》杂志11期,1968年11月 导读:由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FISP)及北京大学主办的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将于2018年8月13-20日在国家会议中心举行。这是具有118年历史,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哲学学术会议第二次在亚洲,第一次在中国举办。本次大会的开幕式将于2018年8月13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此届大会的主题是“学以成人Learning to be human”,体现了浓厚的中国哲学特色,这也是杜维明先生极力争取的结果。中国需要哲学,哲学更需要中国。适逢哲学盛会即将在华举办的激动时刻,本期推送杜维明先生1968年参加维也纳国际哲学大会时的记闻录以迎接大会的开幕。本文根据需要对原文略有删减。 抵达维也纳是8月31日的下午。从欧洲最美的花园机场驰进市区的时候,刚逢薄暮,天气相当凉爽。在马德里还像是仲夏,经过3小时的飞行,就好似投入初秋了,一阵清新之感不觉涌上心头。两年前从柏林飞来的时候是晚上9点钟,那时到处都开着淡黄色的灯,“维也纳”这个名字顿然变成了神秘的象征。我们好像一对无知的幼童,怀着好奇和饥渴的心情,想在短短的几天中把这座向往已久的大殿看个清楚。这次我只身前来,不想再东奔西跑,只希望利用短短的十数天接触些西方哲人,增广自己的见识,开拓自己的心胸。维也纳变成了一大盛会的助缘。 9月2日的上午10时,第十四届国际哲学大学正式在国家歌剧院揭幕了。奥国的元首乔纳思(Franz Jonas)博士亲临参加,主席由维也纳大学的哲学家盖伯律尔(Leo Gadriel)担任,第一篇演说由德国海德堡(Heidelberg)大学的教授伽达默尔(Hans Gadamer)提出,题目是《论理智的力量》,用德文宣读但附有英文的译稿。他建议哲学家应当是为理智服务的专家学者,哲学家的主要职责是拓展人类理智的境域,使人类对自己的环境、命运、前途都有一种反省的了解。但是,哲学家不能独占理智,不敢自居为理智的发言人,因为“我们不能由单一的途径而获得如此伟大的奥秘”。 腾讯  https://mp.weixin.qq.com/s/TpuPWBE3qIbOFSgHj-bvNg

Posted in Articles, Conferences & Workshops, Home,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2018年8月12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杜维明:维也纳之行——记第十四届国际哲学大会

2018年8月,《哲学动态》,杜维明 安乐哲:中国哲学研究的世界视野与未来趋向——作为全球性论域的“精神人文主义”

《哲学动态 》2018 年 08 期 刘笑敢 (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 :准确地理解传统哲学思想, 实有利于严肃地发展现 代中国哲学。“中国哲学研究的方法与趋向:内地与海外视角对照与呼应———北京师范大 学首届京师中哲名家论坛暨道家与中国思想文化国际研究中心筹备启动仪式”的举办, 即旨 在深入探讨中国哲学研究的方法, 揭明中国哲学未来发展的趋向。此次活动邀约了两位主 讲嘉宾:一位是杜维明教授, 他在辞去哈佛大学的工作后, 到北京大学建立了高等人文研究 院, 意在进一步推进儒学和中国哲学的研究;另一位是安乐哲教授, 他既是一位严肃的中国 哲学研究者, 也是一位中国文化的推广者;其他各位评议人亦均是中国哲学研究领域有代表 性的学者。相信我们的对话与互动, 将有助于理解中国哲学的特质, 推动中国哲学的未来发 展。 杜维明 (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 :近年来,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议题, 即“精神人文主 义”。我曾于 1980 年在北京师范大学学习了八个月, 因此很荣幸能重新回到这里阐发自己 的思考。我认为, “精神人文主义”是一个正在涌现的全球性论域———当然, 我提出的是扎 根于儒家传统的“精神人文主义”。在宏观的视野上, 这一思想关联着我们如何能够找到一条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rticles, Conferences & Workshops, Home,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2018年8月,《哲学动态》,杜维明 安乐哲:中国哲学研究的世界视野与未来趋向——作为全球性论域的“精神人文主义”

2018年6月7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综述:首届“精神人文主义”工作坊在京举行

由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主办的首届“精神人文主义”工作坊于5月19日在北京召开。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武汉大学、中山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浙江大学 等高校的学者齐聚一堂,对“精神人文主义”论域的定位与解读、“精神”的深层意涵与开展等论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壹  何为“精神人文主义” 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杜维明教授在2014年5月19日庆祝基辛格博士九十寿辰的演讲中正式提出“精神人文主义”论域。治学50余年来,杜维明先生始终关注儒家传统的现代转化。在开展“文明对话”、与各民族的宗教和文化传统对话的过程中,印度学者巴拉苏布若门尼(R.Balasubramanian)向杜先生建议应该把儒学当作一种具有精神性的人文主义,以区别于世俗的人文主义。受此启发,杜先生以儒家仁学、尤其是思孟心学的精神价值为核心,提出了“精神人文主义”。“精神人文主义”以“仁”为枢纽、“自我”为核心,将“人”展现为四个维度:自我(己)、社群(群)、自然(地)、天道(天)。自我绝不是封闭的,人作为世界的参与者、欣赏者与共同创造者,通过对社群、自然、天道的“体知”,塑造整全人性。“精神人文主义”旨在以具体的、独一无二的个人为基础,发展具有普遍意义的人文价值。 武汉大学郭齐勇教授认为,“精神人文主义”是杜维明新仁学、新心学思想的总结。论域充分肯定了启蒙运动的正向价值,同时对现代性的问题作出反思与批判。北京大学张学智教授指出,西方文艺复兴、启蒙运动的人文主义以反对宗教压制为核心,发展至今,流弊为工具理性对人的宰治。“精神人文主义”重新理解“人”,能够纠正工具理性的弊端。浙江大学董平教授也提出,通过全面理解“人”来理解世界文明与文化,可以看到“精神人文主义”对人类面临的危机有着深切关怀。 腾讯 https://mp.weixin.qq.com/s/TLXbe8ALMXpwiIyb4JSgJg

Posted in Articles, Conferences & Workshops, Home, Publications | Comments Off on 2018年6月7日,精神人文主义公众号,综述:首届“精神人文主义”工作坊在京举行

2018年5月19日,首届“精神人文主义”工作坊

会议合影会议现场 由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主办的首届“精神人文主义”工作坊于5月19日在北京召开。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武汉大学、中山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高校的学者齐聚一堂,对“精神人文主义”论域的定位与解读、“精神”的深层意涵与开展等论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一、何为“精神人文主义” 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杜维明教授在2014年5月19日庆祝基辛格博士九十寿辰的演讲中正式提出“精神人文主义”论域。治学50余年来,杜维明先生始终关注儒家传统的现代转化。在开展“文明对话”、与各民族的宗教和文化传统对话的过程中,印度学者巴拉苏布若门尼(R.Balasubramanian)向杜先生建议应该把儒学当作一种具有精神性的人文主义,以区别于世俗的人文主义。受此启发,杜先生以儒家仁学、尤其是思孟心学的精神价值为核心,提出了“精神人文主义”。“精神人文主义”以“仁”为枢纽、“自我”为核心,将“人”展现为四个维度:自我(己)、社群(群)、自然(地)、天道(天)。自我绝不是封闭的,人作为世界的参与者、欣赏者与共同创造者,通过对社群、自然、天道的“体知”,塑造整全人性。“精神人文主义”旨在以具体的、独一无二的个人为基础,发展具有普世意义的人文价值。 武汉大学郭齐勇教授认为,“精神人文主义”是杜维明新仁学、新心学思想的总结。论域充分肯定了启蒙运动的正向价值,同时对现代性的问题作出反思与批判。北京大学张学智教授指出,第一次人文主义以反对宗教压制为核心,发展至今,流弊为工具理性对人的宰治。“精神人文主义”重新理解“人”,能够纠正工具理性的弊端。浙江大学董平教授也提出,通过全面理解“人”来理解世界文明与文化,可以看到“精神人文主义”对人类面临的危机有着深切关怀。 “精神人文主义”对多元文化具有包容性,对未来具有开放性,同时也是对儒家传统的创造性转化。香港中文大学郑宗义教授考察了从唐君毅到杜维明对人文主义的发展、创新、继承的历程。唐君毅的“心灵九境”说注重推扩心灵向上与向下两个维度,对道德、宗教、哲学都提出重建的思路。“精神人文主义”对此有所继承,并致力于重建当代的人文精神。中山大学陈立胜教授指出,唐君毅、牟宗三等学者对宗教性的理解基本上参照西方基督教,“精神人文主义”则设想了一种非宗教的精神性,扎根于存有的连续性之中,以“体知”、“亲证”的方式开显主体性。 二、自我、人伦与天道 在“精神人文主义”开展的己、群、地、天四个维度中,自我与人伦、天道的关系是学者讨论的焦点。清华大学唐文明教授指出,“精神人文主义”强调人的具体性,这是一条从自我到人伦的建构进路。然而在儒教传统中,自我是在人伦中呈现的,应如何看待自我与人伦的关系?陈立胜认为自我和人伦共生共存。从工夫论层面来看,有了自我的觉醒,才可能形成人伦;就存在论层面而言,则自我是在人伦之中觉醒的。中国人民大学梁涛教授以儒家“慎独”概念为出发点,“独体”呈现出从关系中摆脱出来的自我意识,此意识塑造了对外在的批判精神。同时,孝亲之情是以自我不容已的内在意识为基础,因此应当由“己”出发理解人伦。山东大学颜炳罡教授则认为,自我在面对不同对象时有不同的意义,必须在关系网络之中才能凸显“己”的不同向度和价值。郑宗义从比较哲学的角度指出,康德在有限性中思考自我,在对人的超越性、理想性和无限性进行肯定的同时,也对人的有限性有着深邃洞察。这种思想集中呈现在中国传统的“敬畏”观念中。人的有限与无限两面,对于构建“精神人文主义”都十分重要。 人伦之维塑造了社会性的人,也限制了自我的呈现方式,人的天道维度则彰显了自我的超越本性。如何理解自我与天道的关系?中山大学张卫红教授将王阳明对心物关系的讨论作为思想资源,指出“己”与“天”作为人的根本性维度是一体的,“己”展现心体的内核,“天”展现心体的高度,因此“精神人文主义”是即内在而超越的人文精神。郭齐勇教授也指出,儒家的终极性和宗教性在现代被消解,“精神人文主义”重新建立天人的相关性,使传统的灵性与神性得以继续发展。杜维明教授总结道,天与人是共生、互补的关系,“天”无所不在、无所不知,但并非无所不能。“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并非人的自傲,而是具有强烈宗教意味的责任感之体现。 三、建构有“精神”的人文主义 如何理解“精神”的内涵、在学术研究和现实语境下落实“精神人文主义”,是学者共同的关切。武汉大学吴根友教授考察了现代汉语中的“精神”,认为“精神”指与物质相对的、由人建立的抽象价值符号。“精神”牵涉的空间非常广阔,“精神人文主义”追求的是更具有包容性的价值观念体系。中山大学陈少明教授从意识与经验的角度,指出“精神”涵摄空间和时间,必须由人的意识体现。人可以通过记忆与想象突破当前的限制,从而使“精神”超越具体时空。在超越经验的限制、可以界定为“精神”层面的意识与想象方面,人们的个体意识差异非常大。因此,“精神人文主义”需要关注人的精神境界如何通过教化与修养来提升。中国人民大学姚新中教授指出,在基督教传统中,精神与物质相对立。“精神人文主义”是人本主义而非神本主义,重视心灵培养,不仅关注人与外界的关系,也关注人与自身的深层关系。 “精神人文主义”论域的提出得益于印度学者的启发,“精神”或“灵性”正是印度哲学的核心思想。北京大学郑开教授通过阐论全秉薰和徐梵澄对“精神”的探讨,挖掘“精神”的深层意涵。全秉薰从内丹学出发,讨论心与身的复杂互动所展现的精神性。徐梵澄认为“精神”就是彻上彻下的知觉性,他融合中国哲学的思想推进对精神哲学的理解,开显了“精神”的广度。天津社科院李卓副研究员指出,徐梵澄主要由阿罗宾多的哲学阐发“精神”。就个人而言,“精神”主要指心灵、性灵,就宇宙而言主要指超越性。 “精神”不仅存在于印度哲学中,唐文明指出,“精神性”就是“灵性”,中国古代有很强的灵性传统。中国社科院陈霞教授以道家信仰的精神性为切入点,认为道家对“道”的信仰基于人心对世界的感悟,削弱了信仰对象的人格性。“道”把过程和变化接纳在“无”之中,从而使人的个体性与自我精神得到成全。中国社科院王正副编审提出,中国传统的工夫论是对“精神人文主义”的开显与落实。先秦没有明确的“本体”概念,但“天道”论说蕴含了“本体”义,修身既是“天道”的下贯,也是“学以成人”的无限过程。中山大学李兰芬教授从汤用彤对儒家精神的理解出发,探讨“学”何以“成人”。中山大学赖区平副研究员以经学与子学的心灵观念为关注点,考察了从封建到郡县的制度变革对不同知识范式中“心灵”理论的影响。北京大学白宗让博士从“体知”的角度探讨了修身、情感与艺术共同具有的“身体感”。 “精神人文主义”有很强的现实关怀。随着技术主义与世俗主义的深化,传统的天人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都受到技术主义的重塑。吴根友教授指出,“精神人文主义”不仅要思考后工业社会的新技术浪潮,在未来还要思考“学以成神”的问题。厦门大学谢晓东教授从现代性与自由主义的视角,认为社会儒学能够进一步发展“精神人文主义”。 杜维明教授在总结中说道,身心灵神是一个整体,这种整体性能够形成既有群体性、又有自主性的共同意识。最内在的核心价值绝不仅仅是中华民族的价值,而是掘井及泉的普世价值。“精神人文主义”走的是一条通向普遍的人、通向普世价值的道路。 攥稿:邱楚媛(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 博士生)

Posted in Activities, Conferences & Workshops, Home, Research | Comments Off on 2018年5月19日,首届“精神人文主义”工作坊

2018年4月14日,商业伦理工作坊——“精神人文主义视域下的新商业文明”

2018年4月14日上午九点,由北京大学世界伦理中心主办,长江商学院、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信義文化研究中心协办的“精神人文主义视域下的新商业文明”商业伦理工作坊在北京大学李兆基人文学苑4号楼203会议室举行。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长江人文委员会主席杜维明先生首先致辞,热烈欢迎参会的各位专家学者和企业家。这是在2015、2016、2017年连续举办多届商业伦理工作坊之后,儒与商在博雅塔下进行的又一次递进升级的思想盛宴。 第一场的讨论以“精神人文主义与新商业文明”为主题展开,由长江商学院人文与商业伦理研究中心主任、长江商学院EMBA13期校友王建宝博士主持。 德国图宾根大学中国中心(CCT)副主任宁洲明(Niedenfuehr)教授首先为与会嘉宾分享了他近期的研究项目——“儒商企业的管理创新“案例的初步成果。他通过回顾儒商的历史尤其是“士农工商”四民关系的演变和儒商互动历程、当代儒商理论的发展以及当代儒商的内涵诠释,进而解析儒商研究的方法和初步发现。他以浙江和江苏的两家典型儒商企业为例详细展示了儒家文化管理创新模式对于企业的人力资源管理、短期和长期绩效的影响,颇有开创性的启发意义。深圳吉之礼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姚春雨从个人的亲身经历探讨”幸福企业与幸福人生“的主题。他强调为商者应该关注生命教育,重视道德伦理、生命意义和幸福追求,倡导以文化为媒让商业回归到人与人互助的本质。南昌同创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志宏从”义利本身的统一性“、”企业要以价值为中心“、”中国企业以传统文化作为企业根基的必要性“、”正心诚意对于修齐治平的基础性作用“、”企业文化实施要大道至简“等五个方面介绍了个人的商业伦理洞见,并分享了两个实践经验。他认为企业应该以价值为中心,无论做什么,都考虑到企业是通过服务还是通过生产来提供给大家有用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发展得越快越好,挣的钱越多越好,不会产生义与利的矛盾。长江商学院人文与商业伦理研究中心主任王建宝博士以精神人文主义的视角探析”儒家公益伦理“。他从什么是精神人文主义、公益与慈善的关系、取与有道、亲亲而仁民、公益与资源、行公益与个人修身、推恩与受恩——公益主体之间的互动等多个维度详细阐释了该主题,开启了精神人文主义在儒家公益伦理论域的创造性应用。 第二场的讨论以“世界公民与商业伦理”为主题展开,由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博士后刘高升主持。 他在简要介绍经济全球化浪潮和东西方皆有的世界公民思想传统之后,引出本场讨论四位嘉宾的具体议题。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北京大学日本文化研究所所长刘金才以“阳明学与日本的商业道德建构”尤其是日本“商人道”的内涵为视角探讨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一元化问题。他指出王阳明心学的“亲民性”和“四民异业而同道”的思想对于日本的梅岩心学和当代商业伦理研判的指导性作用;商企伦理应重视主人公意识和道德主体意识;同时他强调日本的梅岩心学以“利乃义”、”营利为善”、“正直营利”为理念的商业伦理思想有很好的借鉴意义。日本学者细沼蔼芳副教授接着围绕“儒学文化与日本商业伦理”和“日本江户时期商业精神的形成”做主题分享。她首先谈到日本的长寿企业众多的现象在一定程度上与在江户时期形成的商人道精神和伦理有关。而后她回顾了儒家文化传入日本的历程、江户时代的政治与社会经济制度,以及町人社会、町人阶层的形成历史。她强调出身商人阶层、浸润町人阶层文化的石田梅岩的商人之道和经济合理主义思想对于日本商业伦理的重要影响。复旦大学韩国研究专家邢丽菊教授从韩国儒教的文化传统和家庭主义两个方面分享了她的研究。她指出“儒教”中的思想观念在历史上对朝鲜王朝影响巨大,尤其在1392-1910年的五百多年间。而几经对“儒教”的反思,韩国社会对儒家的商业伦理、生态伦理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开始重塑。此外,邢教授还分享了韩国社会的家族主义文化,并讲解了韩国家族企业的儒家伦理和企业社会责任的问题。北京大学郗希博士以“良知梯度与世界公民企业家的亲仁层次”为题,审视了阳明心学的核心概念“良知”的梯度和伦理应用问题。他首先分析了当下的学界与商界的“良知热”的问题,然后指出正确认识“良知”离不开对良知的哲学定位与层次的厘清。继而在“一体之仁与自然的家国文化亲厚次序”、“世界公民是‘兼爱’ 还是‘亲仁’”的辨析”、“跨国公司企业家的良知梯度伦理”三方面具体阐释主题,其对良知梯度的深度思辨和伦理应用引起了与会学者的共鸣。 第三场的讨论以“新技术、新商业、新时代”为主题展开。中央党校督学组督学乔清举教授主持讨论。武汉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蔡恒进分享了当下的技术热点“区块链”的伦理价值。他指出,区块链技术数据有不可篡改的特性,这样一个追溯的过程,是对人性的一种对冲,因而有可能对我们的伦理价值产生影响。在未来,区块链本身可能进化成一个智能体,综合了人的智能、能力道德和机器的能力。在此基础上他反思了“未来机器与人如何相处?”、“人是否能被物理还原?”和“机器能否获得超过人的这种特殊性和超越性?”等命题,并指出人和机器共同进化的发展趋势。长江商学院EMBA 14期校友、独立学者杨宪萍从信息社会即后工业社会的特点和马克思主义资本观的视角思考人类正在形成的治理秩序问题。西方近500年以来产生的以资本为核心的以法治为外在强制性规范的治理机制必然会被东方产生的以人为核心的以共同认可的礼治为规范的治理机制所代替。信息时代的以区块链为特征的新技术使得在农耕时代通过血缘关系、地域同乡关系等为信用基础的礼治秩序重新成为可能。他认为儒家传统中的礼治会经历一个“复古更化”的过程,在未来经过文明融合而产生的唯一的新的人类文明中,中华文明尤其是儒家传统会占到相当大的比重,起到非常大的作用。接下来,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吴庆前博士的分享主题是《整合式创新:中华传统整体思维在创新管理中的应用》。他从管理学发展的两个基本趋即“从重视组织运营到越来越重视组织创新”和“管理的人本化、伦理化”谈起,通过总结中国传统文化的要素和对比美国、欧洲、日本及中国的创新范式,指出中国特色的“整合式创新”范式的特点以及对于国家管理和企业管理的重要意义。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王水涣博士分享了他对于晚明意大利传教士高一志(Alfonso Vagnoni)的著作《齐家西学》的研究。他着重辨析了《齐家西学》的教育主旨、伦理原则和晚明手工业商业繁荣对旧伦理原则的冲击,以通古今、中西之辨,阐释中欧商业伦理“对面交臂、各奔东西”后的发展及启示。 在第三场的主题分享之后,与会嘉宾进行了近一个小时的热烈讨论。 杜维明先生在讨论中启发与会嘉宾思考在新的互联网和高科技时代,“儒家经过一个什么样的改造,才可以再持续发展”的命题。他从孔汉思先生的“最薄的伦理”的探索的经验教训出发,指出儒学的第一个考验就是能不能在和非儒学的很多传统进行对话的过程之中,建立起以儒家自身的以仁为本的根源意识为支撑的普世伦理,而不是抽象的“最薄的伦理”。在此基础上,杜先生分享了“精神人文主义”和2018年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的主题“学以成人”的提出背景和哲学意涵。最后,杜先生为会议做了总结,指出:儒学现在需要一种超越启蒙反思的自我反思和自我批判,尤其是从儒学自身内部发展出这样的自我反思和自我批判的能力,以灵根再植的志量,应对目前和未来的困境和挑战;我们要谦虚,因为人类需要共同发展,中国发展的道路不仅仅是属于中国的,因为从未来来看,指向了一个人类共同可以接受的方向的道路才是一个中国的道路,民族的就是世界的。 来自莎拉·劳伦斯学院Sarah Lawrence College的张师嘉小姐出色地完成了会议过程中的中、英、日三种语言的部分交传翻译工作。 德国驻华大使馆文化专员Anja Bihler女士、德国KSG(习理德) 基金会项目专员乔纳森• 凯尔博士(Keir)、图宾根大学伊莉莎·琼斯博士(Jones)、中国社科院邰谧侠博士(Tadd)等学者和企业界嘉宾也参与了讨论。 攥稿:刘高升(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 博士后)

Posted in Activities, Conferences & Workshops, Home | Comments Off on 2018年4月14日,商业伦理工作坊——“精神人文主义视域下的新商业文明”

2018年3月13日,杜维明:儒学是具有全球意义的地方知识

9月20日上午,第八届世界儒学大会在曲阜辟雍广场开幕。来自34个国家和地区、100多个儒学研究机构与学术团体的600多位专家学者及嘉宾,围绕“儒家思想与人类命运共同体”主题展开交流。《儒风大家》现场参与报道。杜维明先生在开幕式致辞如下: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同仁们,朋友们:    我感觉到非常荣幸能够在第八届世界儒学大会的开幕式发表一点感想。儒学现在根据对学术界的了解进入了第三期的发展,而这个第三期的发展经过了三代思想家的努力,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这次大会是非常有意义的。五四时期的哲学家面对西方启蒙心态的冲击,试图重建儒家传统的理论体系,吸收了一些西方的思想,把儒家的核心价值转化为现代精神的体现。    在过去几十年来,北美和台港所谓的新儒家在巨大变革的文化氛围中洞察生命存在的基本价值,深思人文精神的前景,为儒学开辟了哲学的领域。他们回顾人类精神文明的大传统,探索世界各大传统包括西方传统一些哲人的思考方式,表现出深具忧患意识中国人的心灵世界,那段时间儒学受到了很多冲击。    最近几十年来特别是最近20年来,大陆儒学展现了新的气象。不论从身心性命、从经世致用、从训诂考证或者整理国故,刚刚山东大学都是很好的例子,都有欣欣向荣的趋势。值得称道的是不少原来专门研究西方哲学的学者,决定奉献毕生之力,致力于儒学的教研事业。他们分别在不同的领域和层次,比如关于身体的问题、心灵的问题、伦理的问题、美学的问题、政治制度或者一般所谓生活实践,都为儒学开辟了新的话语。所以从五四的哲人,通过北美和台港新儒家和现在中国大陆的儒者,一共积累了非常深厚的智慧,为我们提供了深厚的思想资源。 

Posted in Conferences & Workshops, Home, Multimedia, Text Scripts | Comments Off on 2018年3月13日,杜维明:儒学是具有全球意义的地方知识

2018年1月31日,“坚定文化自信,助力民族复兴”为主题的“致敬玄奘——2017大公国学年度盛典”,杜维明获玄奘奖感言

2018年1月31日“坚定文化自信,助力民族复兴”为主题的“致敬玄奘——2017大公国学年度盛典”杜维明获玄奘奖感言 玄奘所代表的精神,也就说面向未来,中华民族要能够壮大,除了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各方面,还要对生态,精神世界做更深入的理解。能够向印度学习,能够把玄奘带来的为了一种最高的精神需求,不计一切,经过千辛万苦,能够把佛教的精益带来而进行大部分的翻译,使得自己的学说能够站在一个世界文明的高度,发展它的价值。这是我们必须进一步学习,也是一个非常难得的不可或缺的一种人类文明交流的前景。所以我们向大师致敬,也是我们为自己的文明发展做出贡献。 土豆视频:https://video.tudou.com/v/XMzM2MDAzMzY3Ng==.html?spm=a2h0k.8191414.0.0&from=s1.8-1-1.2

Posted in About Tu, Conferences & Workshops, Home, Honors, Multimedia, Video | Comments Off on 2018年1月31日,“坚定文化自信,助力民族复兴”为主题的“致敬玄奘——2017大公国学年度盛典”,杜维明获玄奘奖感言

2017年11月25-26日,儒商论域2017:儒商如何面向全球,知行合一

儒商论域首日,与会嘉宾大合影 【导读】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11月25-26日,杜维明、项兵、华生、赵东成、郭少棠、樊和平、克里斯托弗·司徒克伯格、苏勇、胡葆森、周立、张志宏等数百位来自全球各地的学者与企业家代表等同道齐聚北大斯坦福中心,参与由北京大学世界伦理中心与长江商学院主办的第五届儒商论域《学以成人与儒商精神》。而“学以成人”这个话题亦是明年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的主题。在天地群已的框架之下,论坛期望把学以成人的教导与儒商精神的建立和认同联系起来,为全球化时代的商业伦理提供新的思想资源。 在2016年,儒家圈的八个经济主体的GDP已经分别超过美国和欧盟,稳居世界第一,儒商精神在全球化的浪潮中会起到什么作用?“学做人”是世界各大文明的最大公约数,也是所有职业精神的根本所在,如何在做人经商的过程中实践儒商精神并成就自己?一系列的疑问和讨论浓缩在了两天的密集交流中,主题演讲、对话、圆桌研讨等多重形式的交锋尽显“君子和而不同”。 儒家精神在企业实践中的体悟:择善固执、仁者爱人 胡葆森:我的国学启蒙是在1972年上高一的时候拿到了手抄本的朱子治家格言。虽然开始对国学没有太深的学习,但是记住了一些我认为是经商必须要记住的东西,如量力而行、厚德载物、择善固执。在制定企业战略时只要记住这些就可以心不躁、人不乱。当下社会变化越来越快,但人性没有变。在理解人和自然的关系,追求天人合一的时候,我们更需要讲究知行合一。 张志宏:对于用哪种精神来引领企业并贯彻它的行为和规范,我认为儒家精神流淌在每个学派里,在企业中是最容易得到共同认可和认知的思想。当然,学问要求精深而广,企业要求简单直白。所以在企业里我们要用简单的、传统的儒家文化去贯彻,比如说仁者爱人,以人为中心。从观念上来讲,企业不能以营利为中心,要以价值为中心。企业始终在谈生意,生意就是生活的意义。企业的产品就是为他人的生活创造美好的意义。所以说仁者爱人及企业的价值观在儒家上是非常统一的。 儒商既扎根本土,又面向全球 杜维明:儒家传统本身如果有变化、有发展,它应该有很多自我调节的机制。我们这一代人主要讨论儒家和中国现代化的问题。中国文化从前并没有“世界公民”的观念,但现在的精英,特别是企业界的精英,从各个方面来看都具有国际视野。而儒家从各方面来看因为根源性特别强,所以有其局限性。如何能够突破儒家的根源限制,但不淡化根源性的厚度,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 现在企业界能够发挥的重大作用就是它的全球性和国际化,可以对人类命运共同体有发言权、有影响力,但因为有一种强烈的根源历史,企业也在发展本土性和地方性。 我们要寻找自己的发展方向,但无论如何不能只是局限在中国的特殊层面,应该具备开放、包容、多元的精神,是一种一直在学习的过程。 蒋英华:作为企业的管理者,我一直在思考如何把儒商精神带到企业的现代化管理中。我认为承担更多社会责任的企业,往往其利润、增长点也会因此而来。文化在精不在多,比如《老子》的五千字,不多但是很实用,相信儒商精神里的核心和精髓也能带领企业家走向世界。 刘志伟:山西晋商稳居全国商帮之首,晋商最大的经商理念就是儒家的思想,他们从来都是“儒”与“商”的有机结合体,而儒商结合早在明清时代就已经“走出去”了,比如茶叶、盐的贸易最初都是由山西商人进行的国际化贸易,这些都是我们以往优秀的历史。在国际化的浪潮中,中国的很多企业去国外并购,这是很好的国际化步骤,但是无论企业做多大,总要“回家”,最终都要追寻人与内心的统一。山西晋商之所以是儒商的代表,他们赚的钱很大一部分用来回馈教育,所有大的家族都有自己的私塾,为的就是把自己的文化传承下去。山西最好的建筑是学校。“把商业做好,把人做好”是对儒商精神最好的诠释。 “知行合一”是企业家精神的特点,创新是其本质 华生:并非文化水平高的企业家就是儒商,文化水平低的就不能成为儒商,企业家的特点在于知行合一,他们考虑的东西每天都有实践在检验,所以这个恐怕也是企业家在商业世界进步比较快的原因。而企业家精神本质则是一种创新的精神,开创的精神。 张志宏:常规讲的俗话,比如说“人无我有”。“有”就是一种价值。对企业家而言则是“人有我新”。尽管大家都有,但是我能做得更好一点,更新一点,就创造了价值。“人新我廉”,我的产品与别人的产品相比成本更低也同样是价值,其中也有技术创新等等。 吕力:由于社会的客观因素,我们以往的儒商创新不足。现在很多企业都在强调社会责任,我认为儒商如果把创新当作一种责任,一种对社会、对未来的责任,那么中国企业将焕发出更大的创新意识,把创新和责任联系在一起,我们将会看到儒商对世界更大的贡献。 郭少棠:考虑伦理以及企业家精神中最关键的是责任感。过去三十年,人类社会发展已经走向很多新的重要趋势。第一既是全球化同时又有本土的特点,第二是后现代的多元性或者多元现代性的特点,第三是过去几十年在数码化中间整个社会人的关系变成去中心、更碎片化的发展。建立重新出发的一个模式,即把所谓的伦理结合成一种全面融合的可持续发展,中间特别提到连贯性、结合性、分辨与超越,可以发现,所有的因素都在互相影响,融合了许多思想传统。 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给儒学的创新带来了机遇 克里斯托弗·司徒克伯格:第一,宗教与技术之间的关系、价值观与技术之间的关系,我希望能够从儒商的角度,从儒家的角度谈网络或者虚拟世界的安全问题,因为这对于目前或者未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挑战。中国在人工智能、机器人科技发展方面已经非常领先,从儒家这个角度,尤其是在卫生保健这个领域,未来科技可以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第二是互利共赢的问题,反思一下如果别人对我们不好的话,我们是不是依然要对他们好呢?如果我们走向极端可能会引发战争,如果别人对我不好我仍然要对他们好。总之,从情感角度看,我们不一定非要做慈善,而是应当更加理性地看待这个问题。 郭少棠:现在这个时代是国际化与本土化结合的时代,所以目前考虑未来儒家在世界文化以及在企业家精神方面的贡献。首先,用儒家角度看待未来科技的发展,一定需要世界公民的视野。其次,要用生态、动态的角度看待生态与处境的问题。通过一个世界的视野,结合人文社会科学,结合本土精神以及知识经验。 华生:儒学的优势在于它专注于人文伦理,基本上解决的是道德伦理的问题,是入世的学说,基本上不怎么考虑出世。基督教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影响?因为它用积极的方式解释造物主怎么安排世界、灵魂将来怎么安置。近代科学进步发展对传统宗教有冲击,但是人类对出世、对精神寄托的需求始终还在,这给哲学界、伦理界等人文科学提出了新的课题,如果儒学能在这个时候有所创新,能够回答现在不断出现的新空白,我觉得就是现代中国人文科学者对中国及世界文明的贡献。 张志宏:所有的宗教都是人设定的,所以诸教都是人教,诸神都是一神,所有的问题还是应回到人的精神寄托及“和而不同”。而儒家优秀的“和而不同”的精神有利于大家的沟通。 工匠精神与心学对照:君子不器,不忘本心 杨儒宾:中国有很强的心学传统,在某种意义上说,自佛教引入之后,心学成为中国思想的主流。在大背景下谈工匠精神非常有意思,因为心学主要的光环是安身立命,基本是主体哲学。 中国传统的器和物的发展会增加人民的福祉,这种观点在儒家有很强的传统。朱子的格物穷理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安身立命、道德与人格的完成,不能只是默坐澄心。物从来不是抽象的,而是要被实践的。朱子的哲学里隐含对事和物的创造,但伦理负担比较强,研究物与主体之间的密切关联最好的题材是庄子,他继承了儒家的精神。庄子注重物的意义,更注重物的创造和主体之间的关系,人格的完成和事物的完成不可分。 《易经》根据儒家孔子精神提出,“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君子不器是指不可以把自己限定在琐碎的细节里,应该有超出专家的广阔胸怀。把物透过创造变成器,器会显示道的内涵。有了车马之器,就会有车马之道,有了衣服之器就会有衣服之道,因此,“盈天下者惟器而已矣。” 樊和平:第一,君子不器不能离开中国文化,特别是中国哲学的传统和陈述方式。君子不限于器,是指君子要超越之器,达到一种道。在孔子生活的轴心时代,人类最大的觉悟就是要认识有限性达到无限。 第二,心可以直通天,可以达到道——不器,两者息息相关。庄子曾用庖丁解牛解释其与心学、君子不器的联系。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生、可以尽年,中虚之道。中国民族特别推崇的庖丁解牛就是中虚之道,是一种自由的理念,顺乎天理即自然之理就是道。朱熹说“心统性情”,把庄子的道家、孟子的儒家结合在一起,只要扩充心就可以充实宇宙,达到天理。心就是突破局限,从而达到道的根本之路,可以诠释君子不器。因为有心学,所以君子“器”就是不器,可以达到道。 (转自文汇报,原文链接:http://wemedia.ifeng.com/41017465/wemedia.shtml)

Posted in Conferences & Workshops, Dialogues & Discussions, Home | Comments Off on 2017年11月25-26日,儒商论域2017:儒商如何面向全球,知行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