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7日,杜维明:用儒家的精神性人文主义面对“丧”

不久前,台湾“中研院”公布了第 32 届新任院士名单。杜维明作为唯一一位哲学院士 位列其中。这也是唯一一位在大陆任教的院士。自 2008 年辞去哈佛燕京学社社长,并接受 北京大学邀请担任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之职后,这位往来于世界的空中飞人,弘道的主场渐 渐转至中国大陆。他在河南嵩山开展 21 世纪宗教和文明对话,力促 2018 年世界哲学大会落 户北京,多次举办儒商论域和商业伦理工作坊,和企业家一同探讨良知理性何以能参与到社 会价值的重塑进程……

席不暇暖的杜维明,却维持了一种“淡而不厌,简而文,温而理”的风范。他会在采访 过程中真诚而仔细地询问记者:这个调查数据来源于哪里、参与样本有多大。他也会在繁忙 的学术工作之余,保持对门下博士生的愤启悱发。自从 2013 年在大陆首招博士生以来,相继有五位博士从北大高等人文研究院毕业,五位弟子无不盛赞先生的拳拳爱护之心。

杜先生极清晰的条理和健捷的谈吐,也常常让听讲的人忘了时间。只有被他拿起杯子喝 茶时微颤的手提醒,才晃过神来——先生已近耆年了。他似乎不以为意。年轻人办商业伦理 工作坊,本以为他致辞结束后会回去休息,谁曾想,先生从早到晚都坐在会场里,专心致志 地听取每个人的发言,还一丝不苟地做着笔记。

他额上每一道时间的刻痕,似乎都见证了儒学从一阳来复到遍地开花的历史。尽管还有 种种困扰,但杜维明对儒家能够成为 21 世纪世界共通语言的前景,依然深表乐观。
采访结束已是晚餐时间,另一家等在门口的媒体正要进屋来。杜维明补充了一句:“我 本应做更多思想建构来回应现实问题,很抱歉的是,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实现。我做的太少了。”

此条目发表在关于杜维明, 主页, 荣誉嘉奖,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