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Activities

2017年4月5日,报告会暨工作坊:“学以成人与企业文化建设”

2017年4月5日,由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和世界伦理中心主办的以 “学以成人与企业文化建设”为主题的报告会暨工作坊于北京大学李兆基人文学苑1号楼108会议厅隆重召开。这次报告会暨工作坊旨在将中国最具传统文化认同的企业精英与中国最高学府的学术力量结合起来,促使儒学的理论和学术走向社会实践,也促使儒家文化的社会实践得到理论的提升和走向世界,对学界和企业界的深入合作起到引领的作用。 此次报告会由方太集团董事长茅忠群先生和苏州固锝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古媚君女士围绕他们两家公司以儒家文化建设企业的经验做了主题演讲。会议由著名电视文化节目主持人今波先生主持。北京大学人文讲席教授,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杜维明教授、全球价值联盟基金会创始人克劳斯 M 莱辛格教授、高等人文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倪培民教授、世界伦理中心副主任,江苏省社科院副院长樊和平教授等四十余位学者和企业界的代表出席了活动。 方太集团董事长茅忠群先生在演讲中详细介绍了如何将儒家思想价值理念变成一套公司的运营管理方式的经验,提出一个大企业和一个伟大企业的区别就在于仁爱,并和与会者分享了方太公司的具体做法和在这方面取得的显著成就。古媚君女士代表苏州固鍀公司董事长吴念博先生介绍了固锝践行中华传统圣贤文化,打造幸福企业的经验。古女士在报告中分享了许多固鍀职工在学习了儒家文化以后身心转化的实例,并突出介绍了公司如何投入公益环保事业和支助边远地区学校的事迹。随后北大世界伦理中心副主任樊和平教授针对两位嘉宾的演讲进行了点评。他对两个企业可贵的实践作了高度肯定,并指出文化必须是理念和信念,而不能只是策略。企业家创造的不只是产品,也是文化。 下午,杜维明教授为茅忠群先生和固鍀吴念博总董事长(古媚君女士代领)颁发了世界伦理中心名誉顾问聘书。接下来,以“学以成人与企业文化建设”为主题,莱辛格教授、倪培民教授、茅忠群先生、古媚君女士、樊和平教授、秦裕农先生(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国学会会长)、宁洲明教授(德国图宾根大学中国中心副主任、助理教授)、和乔纳森﹒凯尔博士(德国图宾根大学全球伦理中心博士后)等进行了对话和与听众的互动。与会者就儒家文化和现代企业的关系各抒己见,其中一个明显的共识是:作为影响当代社会发展方向的重要力量,企业界应与“学以成人”相应地由谋取利润的社会实体转变为优秀文化的载体和人类社会进步的中坚力量。 最后,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杜维明教授进行了精彩的总结性发言。杜教授指出,中国的崛起必须伴随着中国文化的崛起,而中国文化的崛起不能是狭隘的民族主义。中国的道路必须与整个人类文明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必须是全人类可以共享的道路。

Posted in Activities, Conferences & Workshops, Home, Teaching | Comments Off on 2017年4月5日,报告会暨工作坊:“学以成人与企业文化建设”

[:zh]“关乎中国人心灵”的挑战 – FT中文网[:]

[:zh] 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主办的“2013中国发展论坛”的间隙,著名儒学学者杜维明接受了FT中文网的采访。采访结束时,他谈到了中国新领导层面对的两大挑战。 更新于2013年1月28日 07:42 采访者: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魏城 被采访者: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杜维明 上周六(1月26日)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举行的“2013中国发展论坛”上,有两个最受欢迎的明星般的演讲者,一个是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另一个是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杜维明。 陆克文受欢迎,原因有二:会说很多风趣话,会说几句中文。杜维明受欢迎,也有两个原因:语言风趣且学养丰厚,中英文均流利运用如母语。两人的区别?一个是政客,一个是学者。 杜维明名气很大,似乎不需要我过多介绍。所以,我就直接引述百度百科的介绍吧:“杜维明:祖籍广东南海,1940年生于云南省昆明市。中国当代著名学者,现代新儒家学派代表人物,是当代研究和传播儒家文化的重要思想家。现任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国际儒学联合会副会长,国际哲学学会名誉院士(代表中国)。先后求学于台湾东海大学和美国哈佛大学,任教于普林斯顿大学、伯克利加州大学。自1981年,一直在哈佛大学东亚系担任历史及哲学教授,其间获选美国人文社会科学院院士,还曾担任哈佛燕京学社社长。” 英文维基百科对他还有这么一段介绍:“2001年,杜维明被(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任命为联合国‘名人小组’成员,协助‘文明之间的对话’。” 在“2013中国发展论坛”的间隙,我采访了杜维明。他很慷慨,给了我45分钟。 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谈论传统与现代化的关系,探讨他赖以成名的学说“儒学第三期”的实现前景,最后,在问及他对中国新领导层和未来中国发展前景的看法时,他表示,从长远来看,中国新领导层必须认真面对和应对两大挑战。 “这两大挑战,其实与中国GDP的升降或军事实力的消长无关,但却关乎中国人的心灵和心态。”他严肃地强调。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两大挑战呢? 问:过去100多年,中国经历了一浪高过一浪的反儒运动的洗礼,从“五四”运动的“打倒孔家店”,到文革中的批孔运动,再到八十年代以电视政论片《河殇》为代表的反儒思潮,似乎不分左右,属于中国近、现代史上最优秀之列的一大批知识分子都是反儒的。那么,你是如何评价、如何反思这一持续百年的反儒思潮的? 答:我们先来谈谈“五四” 。的确,“五四”时代中国大的思潮是反儒,是打倒孔家店,但是,反对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强烈的爱国主义,想让中国站起来,当时,不管是极端的保守主义,还是极端的激进主义,都是爱国的,救亡图存是大家共同关切的。我们需要肯定的是,他们有着强烈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这就表示他们的文化认同是非常清楚的。另外,我发现有一个现象,那些从国外回来的知识精英,有一个强烈的信心,或愿景,就是我们中国最终会站起来。就是说,虽然塑造我们的儒家传统是一无是处,但那种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心和责任感,却是儒家知识分子的士大夫精神所塑造出来的。这与古希腊的哲学家、基督教的神学家、佛教的和尚完全不同。而有良知、有理性、关心国家兴亡,这就是儒家所塑造的最珍贵的传统,这些中国近代的知识分子有深刻的自我认同,有对社会的关怀,有对民族命运的一种承诺,他们潜存的、非常珍贵的儒家因素,并没有因为他们激烈地反对儒家、反对孔家店而消除,不仅没有消除,反而更加强烈,所以,从深层意义上讲,他们都是儒家知识分子典范的代表,包括鲁迅。 如果再仔细看,“五四”时代反儒、反孔的主要干将都是青年人。胡适是20多岁的年轻人,陈独秀年龄大一些,蒋介石做黄埔军校的校长,也只有32岁。那时是青年的文化,有理想、能够面对现实、强烈的爱国、具有一种先知先觉的责任感:我们要告诉大家,必须向西方学习,再不学习就要亡国灭种了。如果从比较文化学、人类学的角度看,他们具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儒家的“士”的精神。但正因为他们太年轻,现在看来,他们当时有一种肤浅的乐观主义,他们对待传统的态度太简单,以为只要把战场打扫干净就可以建设一个全新的中国了,他们把打倒传统文化(包括打倒儒家文化)的工作看得太简单,结果后来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河殇》的时代,我们发现,该继承的没有继承,该扬弃的没有扬弃,该引进的没有引进,该排拒的没有排拒。这说明,“五四”时代反传统的知识分子的策略是完全失败的,他们的策略就是:把儒家传统中糟粕的糟粕,与西方文明中精华的精华相对比,其目的主要是想激发中国人向上、激发中国人西化、激发中国人救亡图存的心,但按照社会心理学的说法,这样做,实际上是把中国人对自己是谁、自己从哪里来的文化认同给彻底摧毁了,把中国人的精神脊梁给彻底打断了,那样恢复起来很难。印度知识分子没有走这条路,他们走的路正好相反,印度知识分子的风骨和应对西方挑战的能力,在很多方面比中国知识分子强,所以,我说中国知识分子需要向印度知识分子学习,印度现在的一些在国际上有名的知识分子,一方面有国际视野,一方面又深深扎根在印度传统文化的土壤中,而中国这样的知识分子很少。在季羡林之后的那一代中国学者中,像汤一介、庞朴等人,都已经80多岁了,这一代人受文革的影响是很大的,他们很难建立起与传统文化的亲密关系,60岁以后,他们才对传统文化有了新的认知,但国际视野却相对差一些。 现在我们到了一个新的时代,我一直在说,我们一方面要反思“五四”,另一方面,我们又必须继承“五四”。现在有些研究儒学的学者说,我们要扬弃“五四”,最好忘掉“五四”,我说,不行,我们必须面对“五四”,研究“五四”,继承“五四”。 问:你除了研究儒学,也研究过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印度教等其他文明,也与其它国家的学者有过对话,根据你的研究,能不能说: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尚无任何国家是在完全否定本土传统的情况下成功实现现代化的? 答:确实没有这样的例子。我在研究中发现,任何一个现代化比较成功的国家,其现代性都与它的本土传统有着密切的联系,也就是说,这些国家都不是通过彻底打破传统而实现现代化的,相反,是一个国家的传统塑造了这个国家特殊的现代性。例如,法国的现代性与法国革命的传统密不可分,英国的现代性与英国比较保守的、渐进的、不太突出宗教的传统密不可分,美国的现代性与它的市民社会密不可分,德国的现代性与它的民族意识密不可分,毫无疑问,中国的现代性也将会与中国的历史经验以及中国现代化转型过程中的经验有着紧密的联系。所以,我提出了一个观点:没有传统,现代化是不可能的。 另外,我还提出了一个观点,这个观点现在还有争议,这个观点就是:现代化过程中是可以拥有不同的文化形式的。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西方之外那些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东亚社会,现代化都做得比较成功,早期有日本,后来又有亚洲四小龙。这就说明,西方的现代化模式并非唯一的现代化之路,东亚的现代化模式是第二条路,将来还会有第三条、第四条路。 确实,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传统,像儒家文化这样,经历了如此彻底的被否定的过程,其它的一些传统,如基督教,也都经历过强烈的内部批判,但并没有被彻底否定,但儒家却经历了这个过程。从“五四”到1949年,像张君劢、梁漱溟、熊十力、冯友兰、贺麟、马一浮等人,他们力图恢复儒家文化的工作,都是在儒家文化、儒家的政治结构都已残破不堪的情况下做出来的,他们仍然认为,儒家有它的核心价值。1949年之后,这种工作已经无法在中国大陆做了,相应的工作都是在海外,如台湾、香港,他们认为,儒家和现代文明可以融合,牟宗三、徐复观、唐君毅、张君劢在1958年共同署名的宣言说的很清楚,中国可以向西方学习,西方也可以向中国学习。到了今天,中国则进入了一种类似西方“文艺复兴”的过程,我们今天需要讨论的是,儒家宽广、全面的人文精神,对解决人类文明遭遇的困境,到底有没有参考的价值?往前看,儒家文化到底应该怎么走? 你刚才提到《河殇》,我要给你讲一个故事。我曾在巴黎与《河殇》总撰稿人苏晓康在酒吧里聊了一个晚上,后来,他到了纽约,我在波士顿,他给我打电话,问我能不能把我们在巴黎酒吧谈的东西整理出来,做成一个对话的形式,发表出来,我说,你现在还是反传统吗?他回答,不不不,我想把这篇对话的标题做成《发掘传统资源》,我说,那不是与《河殇》的精神相冲突吗?他说,《河殇》都是情绪的东西,我当时就清楚我们在干什么。《河殇》的另外一个撰稿人是王鲁湘,他现在在凤凰卫视工作,1985年,我在北大上课的时候,他是我的学生,选过我的课,他的论文写的是关于孟子的思想,写得非常好。这些人对儒家文化都是心知其义,一方面,他们在口头上反对儒家传统,但另一方面,他们都能体认儒家的深层价值。 《河殇》的一个核心观点是:中国要告别黄色土地文明,拥抱蓝色海洋文明。后来,我对苏晓康说,你不要忘记,你离开黄河后,首先进入的是太平洋,而不是大西洋,你首先碰到的是台湾、日本、韩国这些地方。 问:但我还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一谈到传统,就一定是儒家传统?且不说中国古代除儒家之外,还有道家、法家,即使是最近这100多年来,由于许多中国知识分子大力宣扬自由、民主、科学、理性,这些理念和价值在中国如今已经深入人心,那么,这些价值是不是也已经成了一种新传统? 答:非常重要,我所提出的儒家第三期发展,谈的就是儒家传统在今天的创造性转化。儒家从曲阜走向中原,是第一期,从中原走向东亚,是第二期,它能不能有第三期发展,就是从东亚走向世界,就看它能不能融合你说的自由、民主、科学、理性等现代价值。我这四十年来做的工作,就是在促成这个发展。 人类文明史上,迄今为止具有全球性影响的文化有三个:基督教文化、伊斯兰教文化和佛教文化,具有区域性影响的文化则包括印度文化和儒家文化,还有影响仅仅局限在一个国家的文化,如日本的神道文化,儒家能不能从区域走向国际,现在我的信心比以前强了很多,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四十年来,我进行了许多文明对话,我与基督教、犹太教、佛教、伊斯兰教、印度教等不同文化的学者进行了许多对话,我发现,儒家有一个特色,即儒家既要入世,也要转世,所以,关爱地球是儒家的一个基本要求。儒家从孔子开始以来,把我们居住的地球、把我们的社区、把我们的家庭、甚至把我们自己的身体都看作是神圣的。如今,所有的世界性宗教,包括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都有这个转向,每一个宗教领袖都要面对现代人类所面临的大问题,包括生态、环保问题。而我在文明对话时发现,儒家关爱地球的那个特色,确实可以与其它各种文明相结合。 儒家这个传统之所以能够源远流长,就是因为它在不断地吸收其它各种学说的养分。在古代,中国的传统就是你刚才提到的儒释道。在孔子的时代,儒家就吸收了早期道家的养分,到了孟子的时代,儒家又吸收了墨家、杨朱、法家、阴阳家等学说的养分,再后来,整个中国文化的精神世界又被从印度传入中国的佛教所转化,与此同时,佛教又被中国文化所转化,在这个过程中,佛教也成为儒家的资源,没有佛教,就不可能有宋明儒学,不可能有朱熹,不可能有王阳明。而到了今天,西方文化就成了儒家文化能够最终进入世界的最重要的助源,也就是说,你越对西方了解的多,你就越能进入世界。所以我说,我们先要做一个“经济人”,把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权等价值都吸收进来,等充分吸收、融合了这些西方价值,我们才能做“人文人”,才能进一步发展儒家的理想。例如,儒家讲贤人政治,但你必须先达到民主政治的法治,然后,你才可能去做贤人,将来中国老百姓要求投票权,这是不可抗拒的,民主投票、多党制这些东西是绕不过去的,你必须先有这些东西,然后才能发展所谓的“中国特色”。 问:现在中国有人提出了“儒家宪政主义”,你对此如何评价? 答:现在中国大陆有一批儒者,其中一些人走上了一种儒家原教旨主义的道路,比如蒋庆,提出了“政治儒学”,把儒学与马克思主义对立起来,想用儒学取代马克思主义。我欣赏他们的工作,但我认为,第一,以儒学取代马克思主义,现实可能性很小,第二,这样提会造成不必要的对抗。 现在中国有三大潮流,我认为,这恰恰是一个对话的良机。第一个潮流就是自由主义思潮,这是从邓小平提出市场经济以来出现的思潮,要为市场经济建立一个基本的秩序;第二个潮流就是社会主义思潮,特别是这些年来胡锦涛提出“和谐社会”,感到这些年来社会矛盾和冲突太大了,所以要向一般的老百姓、向穷苦的人倾斜,强调重新分配;第三个潮流就是儒学的复兴。我认为,健康的情况是:在文化认同上是儒家,在经济调配上是社会主义,在政治安排上是自由主义。我现在直接介入的一个工作,就是儒家和马克思主义的对话。因为马克思主义本身也一个波澜壮阔的思潮和运动,不仅有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还有俄国的马克思主义和西方马克思主义。我觉得,“政治儒学”等各种儒学学派都可以丰富儒家思想,但如果在意识形态上把它变成狭隘的原教旨主义,那对儒家的发展就不一定有好处。 问:那么,中国的民主转型和宪政建设能够在儒家传统中找到养分吗? 答:当然可以。儒家发展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因为它可以和世界各种文明对话,所以,现在出现了一个新的现象:现在已经有了儒家式的基督徒,如“波士顿儒学”;还有儒家式的佛教徒,就是所谓的“人间佛教”;有儒家式的犹太教徒,我在哈佛大学的一个博士生是以色列人,他在特拉维夫教书,他的一个博士生最近问我:我能不能做一个儒家式的以色列人,我说,当然可以,但如果你要做儒家式的以色列人,你就不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你就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此外,还有儒家式的穆斯林,如中国的“回儒”。这样讲来,将来,面对21世纪,儒家宽广的人文精神,和世界上所有的宗教传统都可以有对话的机制。你不能想象,有基督教的佛教徒或伊斯兰的犹太教徒,但所有的人都可以成为儒家。 问:按照这个逻辑,那完全可以有儒家自由主义者、儒家宪政主义者了,对吗? 答:对。徐复观就说得非常清楚,他的理念就是自由主义的儒家,或儒家自由主义。此外,有一位韩国学者,他在哈佛大学的博士论文就是《作为宪法主义的儒家》。 问:那么,你对中国新领导层、对未来中国的发展前景有什么看法呢? 答:中国新领导层已经从过去狭隘的GDP至上主义,变为强调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生态等方面的全面发展,我觉得,这是一个健康的趋势。另外,中国现在的新领导人已经超越了过去那种工程学的狭隘科学主义,他们也愿意实干,这也是健康的,但如果新领导层没有长远眼光,只是短视地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那是不会成功的。 我认为,从长远来看,有两方面的重大挑战,是中国新领导层必须认真面对和应对的:第一,中国新领导人必须认识到宗教的重要性;第二,中国新领导人必须认识到中国各民族政治认同的重要性。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ctivities, Home, Interviews, Recent Events | Comments Off on [:zh]“关乎中国人心灵”的挑战 – FT中文网[:]

[:en]The 1st Sinyi Lecture was held on Dec. 8, 2016[:zh]2016年12月8日,“信义讲座:走出世界经济的困局——儒家伦理的现代经济使命”在北京大学举行[:]

[:en] Hosted by the Sinyi Center for Culture Studies at the Institute for Advanced Humanistic Studies (IAHS) and by the World Ethics Institute Beijing (WEIB) at Peking University, the 1st Sinyi Lecture took place on December 8, 2016. Sinyi Lectur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ctivities, Conferences & Workshops, IAHS Update, Lectures & Speeches | Comments Off on [:en]The 1st Sinyi Lecture was held on Dec. 8, 2016[:zh]2016年12月8日,“信义讲座:走出世界经济的困局——儒家伦理的现代经济使命”在北京大学举行[:]

[:en]Nov. 26th to Nov. 28th, 2016, The Workshop “Confucianism in the Age of Enlightenment” was held at Peking University[:zh]2016年11月26-28日,“儒家思想在启蒙时代的译介与接受”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大学举行[:]

[:en] (会场中) (孟华教授作会议主旨说明) (杜维明教授致辞) (会议合影) The Institute of Advanced Humanistic Studies (IAHS) at Peking University and its affiliated World Ethics Institute Beijing (WEIB) have held a high profile international workshop on the topic of “Confucianism in the Age of Enlightenmen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ctivities, Conferences & Workshops, IAHS Update | Comments Off on [:en]Nov. 26th to Nov. 28th, 2016, The Workshop “Confucianism in the Age of Enlightenment” was held at Peking University[:zh]2016年11月26-28日,“儒家思想在启蒙时代的译介与接受”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大学举行[:]

[:en]2016年11月12-13日,儒商论域——现代儒商与企业家的文化认同杜维明先生出席并作主旨演讲[:]

[:zh] 公元80年,东汉班固在《汉书•食货志上》的结尾写下:士农工商四民者,国之四民也,不可使杂处。1936年后,被班固称为“不可杂处”的一群学者和企业家/小企业主,在G20杭州峰会落幕69天后,于西子湖畔的浙江大学玉泉校园内,有新朋也有旧友,来自各国、各地的200余人冲着“儒商论域2016”的主题——现代儒商与企业家的文化认同而千里相聚。第一天的主题演讲和三场巅峰对话中,企业界和学界呈现了不同的困惑,却透着同样的焦虑,让话题在“乐观的紧张”中找到了共同的焦点,比起去年的第三次论域的“一起说,但各表一词”,今年显然有着“说起来”的趋势。 今年的儒商论域东道主是三家,北京大学世界伦理中心和长江商学院依然,增加的是刚有10年历史的浙江大学儒商与东亚文明研究中心,因此,参加的企业家中除了长江校友一类的精英企业家外,有了明显的地域特色——历史悠久而务实的浙商团队,而新加坡、加拿大、日本的企业家也只能在发言的语言中被识别;在学者阵容里,则中西方汇聚,有英国的量子管理学创始人,有韩国在本科生中一直开设儒学教育的成均馆大学教授,有德国图宾根大学儒家文化研究者,更有台湾地区各高校学者。呈现当今中国的价值冲突与价值重塑的复杂面向,分享对于财富与意义、资本与伦理复杂关系的切身体知,探讨用良知理性参与社会价值重塑进程,是论域的宗旨。 学界和企业界面临共同的“焦虑”   在此宗旨下,今年的主题更为聚焦和务实:何谓儒商?儒商历史的启示?今天提倡儒商的意义?第二次参加论域的台湾大学心理系教授黄光国主持了“儒家文化在何种意义上可以塑造企业家精神,不利和有利支持,动态均衡点如何把握”的巅峰对话。他告诉记者,这样的对话是很艰难的,能开展就是进步。不仅企业家有期待找到良知理性的着力点的焦虑,学者也迫切希望落实提升到理论上,“但是,我们的学校都是讲西方理论,很少从儒家文化中找寻,而后者也面临如何用科学语言普及化的现代突破。”在台湾,他已经联合了几个高校青年教师近30人,将中西会通中共同的难题罗列出来作为研究话题。 关注“一带一路”建设中儒家文化作用的邓俊梅女士,是新加坡新中企业家协会会长,今年首次来参加论域。正在致力于老年产业的她对论域中对话的务实感到意外,“把大脑清空来吸氧,又受启发又能交友。”她坦言,全球经济都在变化,市场在转移,这个过程中的阵痛都要有心里接受度,“这种焦虑是全球现象,学者的儒家文化的阐释正好给你某方面的解惑”,在新加坡读书后留新的她向记者感慨,东西方好比同一个大海,现在水位不同,但是,总有一天会持平,也就是“世界大同”,“与其被动地被灌平,不如主动地填平。” “土豪”是一个时代的缺陷吗?   让企业家觉得似乎不贴却又无法不承认深刻的学者的阐释时时闪见。东南大学的伦理学教授,亦是北大世界伦理学中心副主任樊和平尖锐地指出,与儒商相对的“土豪”一词的出现,不是一些企业人而是一代企业人的缺陷;不是一阵子而是一个时代的缺陷;不是文化而是文明的缺陷。这种称呼背后透露的“善意的批评、轻易的蔑视”表达了社会在呼吁财富要拥有伦理属性,因此,他提倡要进行伦理启蒙。近年来极力提倡“精神人文主义”的北大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美国人文与社会科学院院士杜维明先生,在主旨发言中从孔子的高足成功商人子贡和仁的典范颜回的比较中,提出了“儒家的核心思想仁是通德,具有普世价值”、“修齐治平非线性发展”等新观点,来呼应提倡儒商在当代的意义。而新加坡企业家、曾子的第76代裔孙曾繁如先生也阐释了“为富不仁”和“为仁不富”等儒家思想在当代的可破解性。 问题的准确提出是迈向解决的关键   在互动环节,不时有满怀期待的浙商提问,有的认为学界该把话题改为“企业家如何成长为儒商”更能给到直接的解惑,有的呼吁学界要多关注中小企业转型中遇到困境时如何寻求儒家文化的滋养……比起学界的研究,一线的困惑如此具体和迫切。比起前几次恭请企业大牛的造势,营造“一起说”氛围的努力,这次“说起来”的趋势和动力更为强劲,或许是到了浙江,如浙商研究会执行会长杨轶清所说的“自南宋以来饱受永嘉学派、永康学派、浙东学派影响的尊崇商业”之地,然而,有些问题依然萦绕在与会者内心,韩国成均馆大学金镛准教授提到,该校本科生都要接受儒家教育,但毕业后为何几乎没人去创业?长江商学院院长助理周立提出,在日本,为何那些德行并不好的人自称是儒商?德国图宾根大学教授宁州明提出,如何能建立系统性机制如模型等供企业家去实施儒商精神? 一天12小时的密集交流暂告段落,敬业的学者和企业家依然在点对点地交流,“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德不孤必有邻。”   或许共同的焦虑会让提出问题者更多涌现,而清晰地提出问题是解决问题迈出的有效一步。斯为儒商论域第四年。 儒商论域报道节选自文汇讲堂公众号:”儒商论域2016(上)|杜维明、曾繁如(曾子76代裔孙)周立等共论当代儒商的困境和作为”;本文作者:文汇报记者李念。欲了解更多会议专题内容,敬请访问高北大高研院2016儒商论域会议专题。 [:]

Posted in Activities, Conferences & Workshops, IAHS Update | Comments Off on [:en]2016年11月12-13日,儒商论域——现代儒商与企业家的文化认同杜维明先生出席并作主旨演讲[:]

[:en]On November 17, 2016 Prof. TU Weiming was Invited to Give the 5th Soongsil Presidential Lecture[:zh]2016年11月17日,杜维明教授受邀韩国崇实大学主讲本年度“崇实校长讲座”题为:“儒家智慧至于人类未来”[:]

[:en] ( Prof. TU Weiming spoke and Q & A session) Prof. TU Weiming, the Director of Institute for Advanced Humanistic Studies (IAHS) at Peking University, was invited by Soongsil University to give the 5th Soongsil Presidential Lecture on the evenin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ctivities, Conferences & Workshops, IAHS Update | Comments Off on [:en]On November 17, 2016 Prof. TU Weiming was Invited to Give the 5th Soongsil Presidential Lecture[:zh]2016年11月17日,杜维明教授受邀韩国崇实大学主讲本年度“崇实校长讲座”题为:“儒家智慧至于人类未来”[:]

[:zh]2016年10月15-16日,杜维明先生受邀参加“人类智慧与共同命运”首届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并作主旨演讲[:]

[:zh] 2016年10月15-16日杜维明教授受邀参加由中国文化院和北京三智文化书院联合主办的“人类智慧与共同命运”首届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并在会上作了题为“阳明心学中的体验之知”的主旨演讲,并参加了题为“多维视野下的阳明心学”的主题对话。   在主题演讲中,杜维明先生提出,我们首先要分清楚一个观念,就是主观主义和主体性的区别。由于阳明的“致良知”突出个体的主体性,因此长期被误会为主观主义。这里要注意主观主义和主体性的分别,主观主义是自身狭隘的个人主义,主体性则是建立在阳明学中以“致良知”作为主体性。它具有穿透性,必须从开放和多元的两个角度来说,它是对自己开放,对天地万物开放,这是一种体验之知。穿透性就是对人的全面性的了解,而不是当做独立的绝缘的个人。这种体认是一种体验,是一种更深刻的转化能力的体验。这里所谓的“体验”,是感性,因为有情感的因素;也是知性,因为有了解、认识的因素;也是理性,不仅是一般的所谓的直觉;同时,也是悟性;一句话,是感性,是知性,是理性,也是悟性。个人在阳明思想中间是一个关系网络中心点,逐渐以个人扩展到其他人。它是涵盖性的,既有客观性,又有超越性,是一种全面地对人的理解。因此,它绝对不是我们一般所谓的主观唯心主义。因为,它也有深刻的理性的基础,不是个人主观的想法。   这次论坛由北大高等人文研究院与中华孔子学会阳明学研究会,北大中国哲学暨文化研究所、浙江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复旦上海儒学院等高校和研究机构作学术支持,杜维明院长和浙江大学的董平教授担任组委会副主席。论坛组委会主席、中国文化院院长、第九、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先生称,“本次论坛是改革开放以来规格最高、规模较大、影响最大的关于阳明心学的学术研讨会”。出席本次会议的学者、企业界人士、媒体和各级政府领导达1115人,场外观看媒体现场直播的人数超过八万。在会议上,三智文化书院向杜维明院长颁发“传道奖”,以表彰杜先生在传播中华文化方面作出的杰出贡献。同时获得“传道奖”的还有杨辛先生、乐黛云先生、楼宇烈先生、李学勤先生、王守常先生。 [:]

Posted in Activities, Conferences & Workshops, IAHS Update | Comments Off on [:zh]2016年10月15-16日,杜维明先生受邀参加“人类智慧与共同命运”首届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并作主旨演讲[:]

[:zh]2016年10月28-29日,杜维明先生出席“第五届嵩山论坛——转化与创新:迈向对话的文明”并作主旨演讲[:]

[:zh] (嵩山论坛2016合影) 2016年10月28日上午,中原文明与世界文明对话交流的国际文化盛会——嵩山论坛在郑东新区国际会展中心开幕。据悉,今年论坛的主题是“ 转化与创新:迈向对话的文明”。论坛共邀请国内外政要、世界多元文明的学术代表、企业界人士等120余名嘉宾出席会议,社会各界人士1000多人参加开幕式。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张宝文,河南省副省长张广智,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原故宫博物院常务副院长李季,我院院长杜维明等出席论坛开幕式并致辞。据悉,此次论坛下设文化论坛和经济论坛,开展致辞讲话、主旨演讲、学术研讨、圆桌对话、招商推介及项目签约等多种经济和文化交流活动。其中,由北京高等人文学院,中国国际文化中心,中国文物学会,河南省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基金会,嵩山论坛秘书处联合主办的文化论坛,以“世界文明的创造性转化、华夏文明的创新性发展”为议题,将邀请我院院长杜维明教授和副院长倪培民教授,国际伊斯兰哲学学会主席古拉姆瑞扎•阿瓦尼教授,俄罗斯哲学学会第一副会长亚历山大·丘马科夫教授、美国天普大学对话研究院创始人雷奥纳多·斯维德勒教授等40多名国内外著名学者, 开展华夏文明与世界文明的对话。 历年嵩山论坛回顾: 首届“嵩山论坛2011年年会”于2011年9月20日至23日举办。年会以“从轴心文明到对话文明”为主题,用思想的火花助推华夏文明与世界文明的交流与融合; “嵩山论坛2012年年会”于2012年9月23日至25日举办。年会以“从轴心文明到对话文明”为主题,从“文明对话”、“文化中国”、“世界伦理”、“价值认同”、“儒学反思”等方面展开了多层次、多角度的交流与探讨; “嵩山论坛2013年会”于2013年9月5日至13日举办。年会以“人文精神与生态意识”为主题,设总论坛与“人文精神与生态识”、“生态文明建设”,”生态文明与企业家精神”三个分论坛; “嵩山论坛2014年会”于2014年8月22日至24日举办。年会以“天人合一与文明多样性”为主题,呼吁个人、社会、自然与“天道”的和谐,呼吁构建多元文明协和共处、人类文明共同进步发展的和谐世界; “嵩山论坛2015年会”于2015年9月11日至13日举办。年会围绕“和而不同: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开展文明对话。论坛分为开幕式、主旨演讲、学术论坛、经济发展论坛、闭幕式五大部分。 欲了解更多关于2016年嵩山论坛会议的详细信息,敬请浏览本院官网关于2016年嵩山论坛的专题报道。   编辑自映客网原文 “嵩山论坛2016年会开幕,诺贝尔奖获得者将作主旨演讲”; 地址:http://news.hexun.com/2016-1028/186638145.html; 记者:骆琼  [:]

Posted in Activities, Conferences & Workshops, IAHS Update | Comments Off on [:zh]2016年10月28-29日,杜维明先生出席“第五届嵩山论坛——转化与创新:迈向对话的文明”并作主旨演讲[:]

[:zh]2016年9月20日,杜维明先生捐赠文献藏品仪式在北大图书馆举行[:]

[:zh] (北京大学吴志攀校长向杜维明先生颁发捐赠图书纪念证书) 2016年9月20日下午2点,杜维明先生捐赠文献藏品仪式在北大图书馆举行。捐赠仪式由图书馆馆长朱强主持,杜维明先生、北大常务副校长吴志攀、哲学系张学智教授、高等人文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倪培民教授、信息管理系王子舟教授等出席了仪式。 杜维明先生是国际著名的学者、当代研究和传播儒家文化的重要思想家、美国人文社会科学院院士,现任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及北京大学世界伦理中心主任。杜维明先生在其夫人及亲属的支持下,决定将个人所藏全部文献资料及其他藏品等约1万5千余册(件)无偿捐赠给北大图书馆。藏书中英文约各半,大部分是为个人研究工作收集的学术著作,其中尤以哲学、宗教及文化为主题的社会科学方面的文献为要,其他还有欧美思想史和韩国儒学资料,以杜维明为研究对象的、以中文及其他文种写成的学位论文、专论及专著,陈荣捷(Wing Tsit Chan)和华蔼仁(Irene Bloom)两位儒学名家赠送的私人藏书,以及其他知名学者赠送的书籍、字画和纪念品等。 杜维明先生希望捐赠的图书和藏品能嘉惠学人,有益于儒学的深入研究。他在发言中说,期待大陆从事儒学研究和关心儒家前途的青年是既有本土的根源意识又有国际视野的知识人。他们既可以认同也可以批判前代学者的观点,但他们必须在根源性和普世性方面有所超越,有所突破。面对人类的存活问题,他们不能没有全球乃至宇宙的情怀。同时,他们对自己的传统有切身的体会和由衷的关爱。他们接受文化多样性的事实,但坚持普世价值的理想。他们的任务是在深层发掘自家无尽藏的过程中提出可以和其他文明对话的基本道理。同时在了解“他者”的前提下,开拓自己原来欠缺的领域。杜维明先生期待图书馆界,尤其是北大的图书馆,能够在儒学的深入研究方面,作出文献保障和揭示方面的独特贡献。 吴志攀校长在发言中说,北京大学一直以研究和弘扬包括儒家文化在内的中国传统优秀文化为己任。远者来说,第一代新儒家代表人物熊十力、梁漱溟、钱穆等人都曾执教于北京大学。近者而言,北京大学汤一介教授主持的《儒藏》编纂工程,颇具影响。加之杜维明先生本人现任北京大学人文讲席教授、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因此,杜维明先生的珍贵图书、藏品如能入藏北大,可谓得其所矣。此次捐赠将有益于推动北京大学乃至国内关于现代新儒家,特别是以杜维明先生为代表的现代新儒家的研究,以及儒家文化在中国的研究和传播,这必将为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出积极的贡献。 朱强馆长表示,作为未来杜维明赠书的收藏单位,北京大学图书馆将辟专藏室收藏和保护这些藏书和其他赠品,并积极提供给读者利用。出席仪式的还有北大图书馆馆员、高等人文研究院的教师以及杜维明先生的朋友和学生等共40余人。 编辑:白杨 转自:http://pkunews.pku.edu.cn/xwzh/2016-09/21/content_295135.htm [:]

Posted in Activities, IAHS Update | Comments Off on [:zh]2016年9月20日,杜维明先生捐赠文献藏品仪式在北大图书馆举行[:]

[:zh]2016年9月28日,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六周年院庆[:]

[:zh] 2016年9月28日下午3时,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6周年院庆在人文学苑4号楼103多媒体教室举行。杜维明院长、执行副院长倪培民教授携夫人、本院研究人员及博士后、博士生,以及行政人员20余人共聚一堂。杜维明院长表示:在高研院的这六年间,收获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人生经历。当初回到北大,建立高研院,便是希望能为北大带来国际化理念,带回燕京大学博雅教育的传统,现在这个理想正在实现。  之后,在倪教授的主持下,大家在回忆6年来的成长点滴的同时,对本院取得的成果一一做了总结和反思:六年来,高研院主办了一系列学术研讨会和工作坊,如以“身体哲学”,“体知儒学”、“人权”、“东方创造性”为主题的研讨会,“燕京大学与现代中国的博雅教育”国际研讨会、还有两次“明清之际的思想世界”研讨会、两次“商业伦理”工作坊、“心性儒学与政治儒学”工作坊等等。在对外交流方面,高研院与世界范围内的众多知名学者及作家建立了广泛的合作交流与联系,如浦安迪(Andrew PLAKS)教授曾两次来访,Gholamreza AAVANI教授和瑞士诺华可持续发展基金会(NFSD)主席克劳斯•M•莱辛格(Klaus M. LEISINGER)教授、台湾著名作家林文月等,都曾多次造访高研院,并开展主题讲座。高研院成立六年来,得到社会广泛关注与支持。为更好地服务社会,培养更具人文素养的人才,高研院确立了几大持续性项目—-儒商论域,嵩山论坛项目,康安理法项目(研究伊斯兰文明为主),及文化中国人才班项目等等。就出版成果而言,收获可观,目前已出版嵩山论坛三部论文集、“身体哲学”会议文集一部(台湾出版)、《美德与人权》(“儒家与人权”研讨会文集)、杜维明先生文集二种(三联书店/北京大学出版社)、学术文选二种(上海古籍出版社/中华书局)等。国际和两岸合作方面, 高研院下属世界伦理中心与德国图宾根大学伦理中心展开深入合作,图大新成立的“中国研究中心”更邀请我院积极参与其学术框架的建立。台湾信义房屋资助的信义文化中心项目,也将于近日即将启动。  过去的六年,是高研院奠基成长的六年,也是一个在新环境下通过摸索借鉴反思总结不断从多方面丰富完善自身发展的六年。秉承杜维明先生建立高研院的初衷与理念,大家衷心希望在接下来的发展过程中,高研院能更上一层楼,步入一个更快更好的发展阶段。 [:]

Posted in Activities, IAHS Update, Other activities | Comments Off on [:zh]2016年9月28日,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六周年院庆[:]